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新闻 > 正文

省级非遗“猴加官”希望持证上街

在河南,在郑州,有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简称非遗),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不但构成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内涵,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渊源和内在文化基因。非遗,诞生于农耕文明。随着城镇化的突飞猛进,部分非遗正在失去传承的空间。在不可逆的城镇化过程中,这些非遗的现状如何?它们如何应对、适应这个过程?在城镇化的必然潮流中,这些非遗人也自然将成为都市人。如何让非遗在都市中生存、发展,非遗人如何与都市完美融合,扎根下来,焕发新的生命?

为此,大象新闻联合郑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梳理郑州非遗人,推出系列报道“都市非遗人”,揭秘都市非遗人的现状,困境,所面临的机遇,着眼于今后的传承弘扬,为非遗发声,为文化续脉。

2000多年前,河南省新野县诞生了猴戏;200多年前,在新野猴戏和“跳加官”(旧时戏曲开场或在演出中遇显贵到场时加演的舞蹈节目)的基础上,“猴加官”诞生了;80年前,15岁的南阳人魏义民跟随新野县一名聋哑人学习“猴加官”,成为“猴加官”的传承人;40多年前,退休后的魏义民重拾老手艺,恢复制作“猴加官”。直到2011年之前,魏义民都是“猴加官”唯一的传承人。2009年,“猴加官”被评为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英国艺术家汤姆•克鲁克特的推荐下,“猴加官”已先后被伦敦民俗博物馆、法国民俗博物馆,以及挪威和德国多家私人博物馆收藏。

95岁老英雄亲手制作“猴加官”

3月10日上午,95岁的魏义民左手拿针,右手拿线,把线噙到嘴里湿一下,再捋一捋,对准针眼,一下子就穿上了。老人开始为“猴加官”缝衣服,这批“猴加官”是为原本定于3月21日在郑州召开的中国非遗年会准备的,几天前就他就接到了通知:制作一批“猴加官”,在非遗年会上展示。

“猴加官”综合了“跳加官”及“新野猴戏”表现形式创造而成,是一种很喜庆的传统益智型玩具,被称为会动的“活泥猴”。这种玩具给猴子戴上面具,开合之间很像川剧中的变脸,又被称为变脸泥猴。 “猴加官”的猴谐音“侯”,猴子戴上脸谱官帽,寓意“封侯又加官”。

魏义民说,他15岁的时候,看到一名老人手里拿着一种稀奇的玩具,当场就被吸引住了。老人轻轻转动手里的小棍,小棍上吊着的猴子一会儿戴上面具,一会儿摘下面具。魏义民征得父亲的同意,跟随这名新野聋哑老人学习“猴加官”,魏义民说,那一年是1942年。学习两年多后,魏义民完全掌握了“猴加官”的技艺,甚至还超过了自己的老师。不久,日本人占领了南阳,魏义民流落到郑州,靠卖“猴加官”讨生活。1949年9月,魏义民在四川成都起义后参加解放军。1951年,魏义民在参与修建成渝铁路时,学会了开汽车。1951年3月,魏义民参加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上驾驶汽车往前线送弹药、给养,从前线拉回志愿军伤员和美军战俘。

魏义民说,在参加抗美援朝的停战期间,他还借用朝鲜老妈妈的旧布料,制作了“猴加官”,为战友们和朝鲜军民进行表演。

1955年5月,魏义民复员到郑州公交汽车公司,开公交车。退休后,魏义民在爱人的劝说下,重新开始制作“猴加官”。

“当时脸皮薄,因为在郑州开公交车,怕大家都认识,不敢在郑州街头卖,都是步行跑到开封去卖。”魏义民一边说话,一边坐在床边制作“猴加官”。

2009年,“猴加官”被评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魏义民说,自从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每年有什么活动,相关部门都会邀请他参加。

中国民间手工艺“猴加官”被国外民俗博物馆收藏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猴加官”虽然是民间手工艺,却已经被不少国外民俗博物馆收藏。

2015年,英国艺术家汤姆•克鲁克特在一本西方摄影杂志上看到来自中国的“猴加官”,一下子勾起了自己的回忆。1930年,汤姆•克鲁克特的曾祖父的姐姐格拉蒂丝·艾伟德(Gladys Aylward)到中国山西阳城传教并从事慈善活动,她收留了上百名中国孤儿。抗日战争中,日本人攻占阳城后,为了保护这些孤儿,她孤身一人带着百名孤儿跋山涉水,将孩子们从战火纷飞的山西护送到西安。格拉蒂丝·艾伟德回国后写了一本自传《我的心在中国》,她保护上百名中国孤儿的举动震撼了整个欧洲和美洲。后来,英国著名作家艾伦·伯斯奇根据格拉蒂丝·艾伟德的一生故事写了一部传记体小说《小妇人》。1958年,美国一位作家将艾伦·伯斯奇的《小妇人》改编成剧本后,由当时好莱坞名导马克·罗布森携手“好莱坞第一夫人”英格丽·褒曼拍摄成了电影《六福客栈》,《六福客栈》以“最能促进国际间的了解”获得第十六届美国电影金球奖。

汤姆•克鲁克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他家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格拉蒂丝·艾伟德与几个中国孩子在玩这种“漂亮的东方猴子”——“猴加官”。

汤姆•克鲁克特追随着格拉蒂丝·艾伟德的脚步来到中国,寻找这种以前只在照片中见过的神秘的中国猴子。在得知“猴加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汤姆•克鲁克特更是对“猴加官”爱不释手。

在汤姆•克鲁克特的热心推荐下,“猴加官”先后被伦敦民俗博物馆、法国民俗博物馆,以及挪威和德国多家私人博物馆收藏。

汤姆•克鲁克特对“猴加官”的推崇,也让魏义民重新审视自己的手艺,他认识到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件文化瑰宝。

两次失败的工厂化生产

魏义民说,“猴加官”制作起来比较麻烦。“猴加官”以泥土为主要原料,用泥巴做猴头、猴脸和京剧脸谱,然后将染了五彩颜色的棉絮或兔毛制作成“猴毛”。晾干后施两遍底彩,再进行细致的彩绘,然后将猴头和四爪用布和毛皮粘牢成一个整体的猴子。传统“猴加官”的制作,几乎每一项都是纯手工,而且用料讲究。比如说用泥,要挑选好的胶泥,筛去杂质,反复摔打,还要在泥中加入棉花,以增加泥的韧性。当所有的零部件都做好了,再将面具与猴身用细线相连,两根细线分别穿在猴手和耳朵上的小孔里,并和一张京剧脸谱相连,最后利用杠杆原理将细线用丁字木棍固定好。制作完成后,转动木棍,小泥猴就会不停地戴上、摘下面具。看过“猴加官”的人都说,这是集传统美术、脸谱、泥塑及布艺完美结合的手工艺术作品,具有珍藏意义。

纯手工制作的“猴加官”能不能扩大生产规模?魏义民的儿子魏田军说,他在2004年的时候曾经尝试过,投了十几万,买了机器,把“猴加官”做成半成品,然后再让工人把各项零部件整合到一起。但是,因为成品率太低,再加上销售不好,不久宣告失败。

2015年,荥阳一名干过房地产的商人看准了“猴加官”的商机,找到魏义民,希望能走规模化生产的道路。最终,因为成品率和市场销售问题,再加上管理不善,“猴加官”扩大规模的尝试再次失败。

因为是纯手工制作,再加上是省级非遗,“猴加官”的价格甚至超过了一般的遥控汽车之类的玩具。魏义民的儿子魏田军说,现在的猴加官,他制作的一个是100元左右。父亲魏义民制作的,一个在300元左右。这样的价格,也不容易被普通消费者接受。

魏义民的徒弟徐劲松说,现在的“猴加官”卖的是艺术,是情怀,不能用价格衡量,买的人一般都用来收藏了。

希望能颁发艺人证,让非遗走向街头

徐劲松说,“猴加官”是一门传统的民间手工艺,无论是从新野猴戏的渊源上来说,还是从“跳加官”的吉祥寓意来说,都具备丰富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猴加官”的猴子脸画得俏皮可爱,脸谱也画得精美异常,这些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是,在现代都市中“猴加官”的传承并不理想,主要原因是生存空间狭小,没有与现代都市生活紧密连接起来。

“非遗必须实体化,没有实体化,必然走向消失。”徐劲松说,他说的实体化,是指非遗要有生产场所,有展示场所,有销售场所,如果只是在开会的时候去邀请非遗传承人过来展示一天半天,“时间长了,就假了。”单纯靠每年开几次会展示一下,并不能让非遗好好传承下去。

非遗圈内有一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传承。非遗产品只有卖出去了,非遗人才能生存下去,才能生活好,这门手艺才能真正传承下去。

徐劲松希望郑州的非遗能向上海学习,相关部门给非遗传承人颁发“街头艺人证”,让他们能合法地在街头销售,给手艺人一个生存空间。让非遗走上街头,让非遗与都市生活相融合,才能有利于非遗的传承。

“我们需要高铁,我们也需要乡村。现代人生活节奏太快了,非遗就是让大家慢下来,感受传统文化,给灵魂一个休息的地方,也给非遗一个生存空间。”徐劲松说。

专家点评

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非遗理论部主任葛磊:

“猴加官”作为传统民间玩具,受其制作工艺以及市场的限制,目前很难成规模生产,猴加官要更好地发展,除了做好传承外,还可以尝试和现代玩具设计生产相结合,比如借鉴一下四川的“变脸娃娃”。川剧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的变脸技艺影响很大,现在去四川旅游的人,很多人都会买一种“变脸娃娃”。这种“变脸娃娃”提取了川剧变脸元素,按一下,娃娃就变一张脸,充满童趣,价格也不贵,因此销售很好,这种思路“猴加官”是可以借鉴的。

传承人提出的持证问题,也为非遗在都市传播提供了新的思路。在城市管理中,能否通过规范管理,为各类艺人提供一个合法的身份和固定的公共空间?这样既能保证其传承,也能为都市文化添彩,为民众生活增加情趣,也使得这个城市更加温暖。(来源 映象网)

(责任编辑:HNTV9-2)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