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这样的河南大院,太令人惊艳了

大院,一个颇具历史与政治意味的词汇。当人们开始怀念大院,就意味着大院正在消失,如同伴生的那份和谐温情、互帮互助的邻里关系,正被人淡忘。

这年中秋,建业有点不一样。用份久远的记忆,唤醒每个人的“大院”。而与此同时,坐落在北龙湖的一份建业新作,则把这份记忆变成了久违了的现实。

01

何以成院

中秋临近,我们收到的不少月饼,精致无比、含情脉脉。这当然不差,只是审美疲劳。直到一大片中国绛红包裹的月饼的到来,上面写道“大院里的中秋”。

一下,意境就有了,回忆涌上心头,街里街坊的中秋之夜仿佛就在眼前。河南老乡杜甫思念他弟弟曾写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如果那时有一个大院、一盒月饼,恐怕这种孤寂会少许多。

大院里的中秋 礼盒

而这盒月饼,却不止月饼。被一片绛红包裹,传统手工竹编礼盒包装,内物除了月饼,还有桂花茶与彩舞狮。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袋五彩杂粮,名为“百家饭”。

这或许是最具河南乡土色彩的物件:大年初一,家长抱着未满周岁的孩子向街里街坊“乞讨”,这家施粥、那家掰馍,最终这些饭杂烩一起喂给孩子,取“百家庇佑”之意,免除灾难。

如今,这样的习俗几乎消失殆尽。老一辈老去,新一辈涌向城市。尤其在城市化潜力仍然很大的河南,村落愈加零落。而与此同时,在城市中,“大院”在一定时间内取代街坊,成了市民的精神栖居地。

不少人记得《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孩子们的调皮与青春,胶片与场景,都有一种时代异质,后来人们知道,那是北京城里的“军队大院”。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建国后,超四分之三的北京人都是外迁的,在原本逼仄的北京城,军队、部委纷纷“开疆扩土”建大院,每个大院都是个小社会,礼堂、医院、学校应有尽有。

当然,国企也有大院。比如郑州至今还有不少家属院,有的很大,上百栋楼连成一片生活区,如郑纺机、国棉厂、大桥局。有的也很小,只包含了几栋楼。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单位与人深度捆绑,从出生到死亡,人的一生就在单位各个场景里度过:医院、工厂、电影院或礼堂、宿舍、医院。

国棉六厂业余宣传队在为职工演出

在郑州四棉、五棉,有些年纪大的职工还记得,原来同事在哪栋楼哪一户,而他们的孩子,小时都“游荡”各个楼宇、各家各户,吃“百家饭”成了常态。

无论是军队、单位,抑或是一墙之隔的乡里,都是传统邻里关系的时代表达。如早在汉代,官方就选拔德高望重之士“立教”,如果“乡里有廉清孝顺之称”的,可以入朝做官,“评价”则主要来自乡邻街坊。

几千年来,乡里兴办义学,举办义塾,共建祠堂,面对天灾同舟共济。有能力者“奉禄以赈乡里”,六尺巷等故事也广为流传。这,我们可以看作是传统中国的大院精神。

02

精神纽带

然而,故事没有一直那么美好。市场经济来临,单位制瓦解,一下让原本有所依附的市民们怅然若失,农村回不去了,城市也没了纽带,人们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外面都是动荡、都是不确定。

人们回家,门窗紧闭;人们害怕被敲门、开门;人们,开始怀念大院。

在新建楼盘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密的当下,这种情愫显得格外强烈。早在去年年底,郑州常住人口就破千万、城镇化率接近75%。这座城市正在雄心勃勃地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正如建国后的北京,如今在郑州安家落户的,多数不是郑州人。贝壳研究院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郑州市购房者中,郑州市以外人口占比达到71%。

曾经的陈寨

人们怀着向往来到大城市,住在封闭的火柴盒、筒子楼里,在这座城里又不断封闭,那份历史上的感情逐渐被取代。

这是时代飞速发展下,城市对人的忽视。

建业深耕河南房地产市场29年,对这种隐蔽的痛点不会没有察觉。而老胡本身就是大院出身,自始至终,都怀有对人居生活的美好期待。无论是最早的金水花园,还是后来的森林半岛、天筑、九如府,都把人的体验放在第一位。

生态环境、绿化水平、公共空间这只是外在硬件设施,而服务理念、精神内涵却无法物化,只能经年累月让业主们感受,29年来“有一种骄傲叫住建业”等自发口号的形成,就已说明问题。

然而建业和胡葆森,认为这还远远不够。

2016年夏天,一部分河南各界精英带着老胡手写的家书,于开封建业铂尔曼酒店赴一场君子之约。那天,君邻会诞生了。

2020年,老胡与著名学者梁鸿等启动新君子计划

根据官方介绍,建业君邻会,以建业品牌信用为纽带,以打造新型邻里关系为目标,以建业内外部优质资源为价值支撑,以打造生活共享、智慧共融、商务合作、投资共赢的共享平台为追求,邀请各界建业客户共同组成的线上、线下会员制社群组织,是建业客户共享新型生活方式服务平台。

而君邻大院,似乎誓将定制模式、君邻文化进行到底。

不同于计划经济时代对人一生的“大包圆”,建业君邻大院是事前调研,询问君邻会的会员们,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居住条件?你们需要什么样的邻居?

2019年3月,君邻大院打通了第一个客户需求调研电话,在之后的100天时间里,建业邀请了9874名会员,举办了236场研讨沙龙,筛选出了近千组的意向客户需求。

定制沟通过程

位于北龙湖的建业君邻大院·竹苑

君邻大院是产品、服务、邻居定制的集合,这种几乎在中国房地产市场首创的模式,其目的就是让业主在享受高品质产品时,能够感受到久违的大院文化。

北龙湖建业君邻大院的竹苑、梅苑无不是定制的结果,今天,建业在北龙湖的另一力作:君邻大院·松苑,更要把大院文化诠释到底。

03

和而不同

产品、服务、邻居,三者实际上浑然一体。29年来,人们已然不担心建业的产品和服务会有什么问题。恰恰是人,是衡量人居生活美好与否的最关键“变量”。

费孝通在其著作《乡土中国》里说:“千百年来,农民在一方田园中一代一代繁衍生息,从而形成了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的熟人社会”。但千百年之后,社会与时代的大变革,让现代人茫然无措,人们短暂地在军队大院、单位大院寻找慰藉,却又不得不接受人不断原子化的现实。

人们怀念过往的大院,是慨叹纽带的断裂,抑或是童年的消逝。

而今天,君邻大院正重建中国传统乡土文明,只是如今,这个大院不再是时代洪流下的无奈选择,不再是乡土社会因生存维系的纽带,它转而向前,以更高的姿态把“邻居”的内涵放大,以“君子居、必有邻”的价值主张,来重新定义大院居住生态,这恰恰是现代人所需要的。

这种对传统的继承与扬弃,在建业君邻大院·松苑体现地淋淋尽致。

松苑设计师是马岩松,这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高材生,被誉为新一代建筑师中最重要的声音和代表,是首位在海外赢得重要标志性建筑的中国建筑师。

从 2002 年设计浮游之岛开始,马岩松打造了“梦露大厦”、 胡同泡泡 32 号、鄂尔多斯博物馆、中国木雕博物馆及哈尔滨大剧院等充满想象力的作品。

而猛然一看松苑的设计图,除了惊艳,人们或许还有一种久违的感动,那便是人与人的交往、人与自然的融合。

马岩松的部分设计作品

马岩松设计的建业君邻大院·松苑网传图

如胡葆森一样,马岩松也是大院子弟,不过是“四合院”。很多家庭在一个院子里,孩子、人们互相认识。由于院子比较矮,屋顶的大树留给马岩松深刻的印象。或许正因如此,邻里文化与自然融合,成为马岩松设计一以贯之的理念。

正如马岩松所说“中国城市没有必要追随西方工业文明的脚步,而应该设法创造出一种在精神文化高度上,能和那些具有东方自然哲学的古典城市相提并论的新城市。”这便是马岩松所倡导的“山水城市”。

整体上看松苑,传统排排坐的规划被舍弃,转而相互错开,正如人们记忆中的大院,总是会有令人惊喜和意外的空间,仿佛任何有趣的事情都可以发生。

从单体建筑来看,每栋房子就像一株株生长的“灵芝树”,拥有花瓣一般的阳台,置身其中,仿佛置身最本初的自然,“天人合一”不再是虚头八脑的说辞。

更为重要的,是山水城市与建业原有服务体系的结合,是君子居、必有邻的倡导理念,是松苑所构建“邻居圈层”的独一无二。

建业君邻大院·松苑网传图

山水,是属于古典的,君子,是超越时间的。处逆境,他们“也无风雨也无晴”;论人生,他们感叹“我心光明,亦复何求”;寻其住所,需择善而从、志同道合。

费孝通曾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在君邻大院,传统大院的时代局限被打破,人不再“被包圆”,择邻来去自由。但其内核精神却得以保留,人们在保持心境独立的同时,亦可志同道合。

这种人居生态,除了深耕中原文化29年的建业和君邻大院,恐怕无人再出其右。(来源:豫记 )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