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想看懂河南高校“书院制”,就不能只盯住“男女混住”

近期,平顶山学院的“书院制”改革处于风口浪尖,核心问题是“男女混住”。近年来河南高校所谓“书院制”改革蔚然成风,本意是好的,加强本科导师、不同专业学生间的交流,培养全才。

而书院,是中国古代特色的教育形式,现代高等教育则是西方“舶来品”,所谓书院制改革反求自身,或许能为中国大学带来活力。尤其河南本就是书院重地,大学们的书院改革走向何方?

01

书院改革改成啥 

前文我们在《河南和山东,谁更需要黄河大学》(戳链接阅读)提到,河南高等教育面临规模不足的问题,我们提倡多建几所大学,首先满足优秀人才的高等教育需求。但规模、质量还需两手抓,大学规模搞大,首要、也是最重要的配套,就是师资,并且还要把师资放到学生身上,不能光靠老师拿项目、拿课题。

而所谓书院制改革,其中改的核心是本科生导师制,让学生可以更加直接地和导师交流,导师则在生活学习等方面给予指导。其外在表征是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甚至不同性别的学生混住宿舍,这就引发平顶山学院舆论。

这种争论,早已有之。去年八月,河南科技大学书院制改革也因为男女混住,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便有“男住下层、女住上层、加强管理”等回应,但学生质疑仍然很多。不过,“书院制”改革,大概率是自上而下推行的运动。

河科大的书院制改革冲上热搜

今年5月,河南省教育厅主要负责人在教育高质量发展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十四五”期间,河南将聚焦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积极推进高校书院制、导师制、学分制试点。平顶山学院这次争议中,党委办公室一老师也对记者回应称,学校推广“书院制”改革系根据河南省高校推广“书院制”的要求实行。

一名书院学生在学习射箭,图源:河南日报

而在更早之前,河南省高等学校书院制育人模式改革现场交流会上,省教育厅主要领导也表示“书院制是实现通识教育(素质教育)和专业教育相结合,达到全人教育的一种学生管理制度。”

02

一脉相承的河南书院

所谓“全人教育”亦可称之为“通识教育”、“博雅教育”。是为了应对现代高等教育学科化、专业化倾向,培养学生应对社会变迁的能力。其实近年来,舆论对大学的批评不绝于耳,最典型的莫过于北大钱理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之说,人们认为大学精神正逐渐丧失。

基于此,当代中国大学的博雅教育探索,是转而求自身的,即创办书院,国学大学钱穆在香港创办新亚书院,后来并入港中文,其“上溯宋明书院讲学精神,旁采西欧大学导师制度”,已然成了后来中国顶尖名校书院的创办准则。

而提及书院,最不能绕过河南。

内地高校设置书院情况,图源:软科

中国四大书院有不少版本,但多数都有河南,如位于商丘的应天书院和郑州登封的嵩阳书院。这种教育形式,始于唐,兴于宋,明清又出现高潮,是弥补官学不足的重要补充,还孕育了数千年中国文人的最高理想,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

仅在中原一带,就涌现出多所知名书院和大师。除了应天、嵩阳外,北宋还有伊川、洛阳的同文、龙门,偃师的首阳,上蔡的显道,而在明清时期,又有开封的大梁、南阳的诸葛等等。

嵩阳书院

书院除了讲求义理,甚至还有祭祀功能。而作为学校,最重要的就是师生间的情谊,“程门立雪”人尽皆知,杨悫、范仲淹等也堪称师表。应天书院前身是戚同文学舍,戚同文是个孤儿,从师杨悫直至成年,当杨悫劝戚同文从政时,他却说“长者不仕,同文亦不仕”。

范仲淹之后来到应天书院,虽然只呆了三年,却办学有方,以身作则。得到知府晏殊“实有可称”高度评价。他离开书院时也无比留恋,发出“霜露丘园不忍违,三年日月速如飞。金门乍入应垂泪,因挂朝衣忆彩衣”的感慨。

范仲淹重视教育,推动了“庆历兴学”

靠着传统中国对文化的敬重,家族中的相互扶持,书院让不少寒门贵子一朝入仕,撑起来北宋文化的又一次复兴。

如义塾、义学,均以家族的名义举办,收留贫寒学子读书,而应天书院、嵩阳书院、伊川书院都因当地“山长”德高望重,被赐官田,学生还有被称为膏火的补贴,学成参加科举,入朝成官。

后来,摇摇欲坠的晚清把遍布全国的书院改制为西式大、中、小学堂,书院不复存在。胡适曾在一次演讲说: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了。

03

改革需继承精神

反观当下,从理论上讲,中国大学与书院继承了教育公平的传统、朴素理念,大学面向所有人开放,即便顶尖大学在河南仅有数百个名额,但至少有高考成绩这唯一标准,而非英美等顶尖名校需高额学费及符合该校的出身血统。

这种程序正义,被称为中国社会公平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也正因如此,任何有关高等教育的改革都应慎之又慎。河南高等教育书院制改革不能搞成轰轰烈烈的运动。有学者考证即便教育文化最繁荣的北宋,河南也只有11所书院。

虽说如今人口基数今非昔比,但相对以往“科举做官”为主要功利目的的书院,教育已然走向多元化,而职业教育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高等教育更加重要,150余所大专院校都搞书院改革,恐怕又只是换个宣传校名而已。

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

或许重要的不是“书院”的名头,而是书院体现的精神。

胡适曾把书院的精神总结为“时代精神、讲学议政、自修与研究”。当下,所谓书院精神,不求人人都成为栋梁,能够培育学生有着完整的人格、不虚一生,已经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最佳理想了。

而近期,大学里频现的官僚做派、学生品德败坏问题,就与中原古代书院做派显得极不相称。修身立德,在当下大学教育里变得愈加稀缺。从短期历史进程上看,以实用与功利为导向的当代大学教育,固然可以为中原崛起添砖加瓦。然而,作为一种大学精神,一种文化特质的形成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再苦不能苦孩子”背后,除了硬件上不断改善,就是不能让学生苦于精神上的匮乏,这比搬个宿舍难多了。(来源:豫记  晓鹏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