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在河南,有种玩笑叫打渣子






在中原方言里,有一种开玩笑,叫“打渣子”。但它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开玩笑,而是常以骂人的形式出现,且只发生在特别的场景和人物关系之间。




01
打渣子,
骂玩文化的源头
 ▼

中国是个骂玩文化很兴盛的国家,有雅的有俗的,雅的骂玩起来,不带一个脏字,俗的骂玩起来,全是脏话,但既然是骂着玩,双方就谁也不能生气,谁生气,谁就输了。

在中原农村,骂玩文化也很兴盛,有一种特殊的骂玩法,就叫“打渣子”。
 
首先,“打渣子”体现的是骂玩文化,其玩法相当于戏曲里的“打科插诨”和相声演员之间的“互损”。
 
说到骂玩文化,在中国大地上,可谓由来已久,且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古今雅俗,似乎大都爱这口,为什么大家都爱听相声,都爱看东北二人转,还有戏剧里的丑角戏,其主要原因,多是喜欢里边的“逗闷子”、骂着玩。
 
但具体来讲,骂玩文化也分雅俗,其中文人玩法最雅,官员次之,演员再次之,乡间农民似乎最俗,但最民间的又应该是骂玩文化的源头。



 
文人之间的骂玩,最有名的当属传说中的苏东坡与佛印和尚,骂玩起来,不带脏字不说,还饱含哲理。
 
传说有一次,苏东坡看胖胖的佛印打坐,便开玩笑说,活像一堆牛粪,而当东坡打坐时,佛印却称他像一尊佛。

东坡问何故?佛印答曰,因为我心中有佛。其言外之意,东坡心中则只有牛粪。
 
官员之间的,最有名的又当属纪晓岚与和坤。传说有一年,和坤盖了新房,想让纪晓岚赐幅墨宝,纪就提笔写了两个大字“竹苞”,并解释说出自《诗经》的一首诗,其中有“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其意是说和坤的房子及其后代,会像竹子那样繁衍,像松树那样茂盛。可明眼人一看,把两个字拆开来念,却是纪晓岚在骂和坤一家人“个个草包”。
 
演员之间,例子就更多了,特别是相声演员和二人转演员之间的表演,尤其突出。
 
近几年郭德刚、于谦的相声中,其低俗的“互损”骂玩随处可见。



 
二人转表演中,更是接近于民间乡野的“打渣子”,传说在东北的二人转小剧场里,有些骂玩,达到了不堪入耳的地步。
 
在我们中原农村“打渣子”,比起以上的骂玩,其技术含量最低,极少骂人不带脏字的,一般都是直接笑着开骂,什么“鳖孙”、“兔孙”、“舅子货”等等张口就来,更有甚者,直接开人伦玩笑,骂他个祖宗十八代,但由于是特殊的场景和人物关系,双方都是骂着玩的,很少会出现一方受不了而生气的情况。


02
“打渣子”
也要分人和场合
 ▼

其次,“打渣子”是有特殊人物关系的,并不是所有人见面了都可互相无所顾及地骂玩。
 
在我们登封东西不过百里的地方,东部和西部乡村也不一样。西部乡村的“打渣子”双方,一般只在两种关系中,一种是小叔子和嫂子之间,一种是小姨子、内弟和姐夫之间。
 
而在登封东部的乡村,除此之外,侄子和姑父、外㽒和姨父之间也“打渣子”,虽有悖长幼人伦,但侄、外甥骂起姑父来,也是祖宗十八代的随便。
 
但不管是西部还是东部,“打渣子”双方,一般发生在血缘关系稍远或者根本没有血缘,只是乡亲之间赶着喊形成的关系之间。而真正带有血缘的,虽也有相类于打情骂俏或是开玩笑之类的,但并不算“打渣子”。

“打渣子”有特殊的场景要求。在登封农村,小叔子和嫂子之间,一般是在公众场合,尤其多在没有长辈在的村口或田间地头,并且常以对骂的形式出现,双方谁也不示弱。



 
而小姨子、内弟与姐夫以及侄子、外㽒与姑父、姨父之间,则多发生在姐夫或者姑父、姨父到岳父家去时,他们一进村,凡乡里乡亲赶着喊他“姐夫”或“姑父”、“姨父”的,便开始想着各种法子骂姐夫和姑父、姨父玩。
 
这时候的姐夫和姑父、姨父一般都只咧着嘴笑,也有被骂得实在受不了,回骂几句的,结果会得到新一轮更猛烈的“攻击”,直到他落荒而逃,进了岳父家的门为止。
 
所以,在我们登封,有些性格木讷的“姐夫”和“姑父”、姨父,是很害怕去岳父家的,不是怕岳父的威严,而是怕岳父家一个村的人都给他“打渣子”。
 
不过,近些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农民文明程度的提高,这种“打渣子”的场面越来越少了,即使有,“打渣子”的内容也没有以前那么粗鄙不堪,骂人也基本不带“脏”字了。


03
“打渣子”
在方言中本义是啥?
 ▼

 “打渣子”在方言中的本义是啥?
 
“打渣子”除了算是一种农村的风俗外,它还常作为一种方言来用,其含义主要有两种,一是指一个人开玩笑过度了,别人就会警告他不要“打渣子”。
 
二是指当一个人做事有可能存在危险时,比如张三和李四开玩笑,假装把李四往沟里推,王五看见了,担心不小心李四真掉下去,就会警告张三说:“你可别打渣子,真掉下去后就麻烦了。”



 
至于“打渣子”的词源训诂,本人实在不敢妄论。有人说是过去农村种地时,农人们要把田地里大的土块或者农家肥打碎,由于这是一种谁都会干的零碎活,所以大家围在一起干这类活时,会一边干活一边嬉闹,这种场面就用“打渣子”来形容。
 
而因为主要劳力不屑于干这些,所以,“打渣子”也就成了那些无关紧要、插科打诨的事情的代称。不知可否。这也算一种说法吧。(来源:豫记   赵呆子|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