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立秋后,毛豆是最不能错过的民间美食

在河南地区的乡间,作为秋庄稼的黄豆,属于杂粮而非主粮,只是农作物的陪衬和点缀,片片拉拉地种上一些,不像小麦、玉米、红薯大面积种植。

昔日乡间种的黄豆多是土黄豆,籽粒小,产量低,远没有现在饱满滚圆的转基因大豆高产,但是吃着格外香。

到了农历七月,黄豆将熟未熟之时,鲜嫩可口的毛豆更是百吃不厌,煮着吃,烧着吃,炒着吃,可谓是上天赐予乡民的一道民间美食。

01

鲜嫩的毛豆最适合煮着吃

咸和淡各有各的滋味

昔日的乡间,遇到小麦、玉米、黄豆等庄稼将熟未熟之时,农人们有采摘下来尝鲜的习俗。

当然,多数情况下都是吃自家种的庄稼,从地里干完活回来,路上顺便捎带一些,让一家老小打打牙祭。

不过,也有离自家地远的,想吃了就近捋一把麦穗、掰两穗玉米、薅几棵毛豆,这在乡间不算偷,都是乡里乡亲,连个招呼也不用打。

农历七月,地里的黄豆棵子长势喜人,一株株绿黃相间的豆棵上,密密实实挤满了豆荚。

放学回来,我把书包往床上一撂,掂个荆篮就下地了。一番搜寻过后,专捡那些豆荚稠的豆秧,连根拔起带着泥,薅上一捆坐到地头,把上面青翠碧绿的豆荚摘到篮子里。

虽然此时的毛豆离成熟尚有一段时日,但已经长成了个儿,籽粒饱满体态丰腴,把弯如钩月的豆荚撑得鼓溜溜、圆乎乎,最适合煮着吃。

我从地里摘回家的毛豆,母亲总要倒进草筛子里精心拾掇一番,择去掺杂其间的豆叶、草梗,剪去豆荚两头的尖角,然后拿个瓦盆加入清水,将毛豆浸泡许久。

我留意到,母亲每次泡洗毛豆还有一个细节,总是往水里捏一小撮盐,母亲说这样有助于褪去豆荚上的细毛。浸泡过后,可以清洗豆荚了,洗时用力要轻柔,不能使劲搓,否则很容易将外面娇嫩的一层皮搓掉,豆粒就会散落出来。

开始煮毛豆了,母亲往灶膛里添了一些柴火,又往铁锅里添了几瓢水,不多时,锅里的水就滚了,将事先准备好的八角、花椒、干辣椒等作料放入锅中,又煮上一会儿,等闻到作料的香味后,母亲用筷子在油瓶里蘸了蘸,滴到锅中几滴油,舀了一大勺盐放进去,最后才将毛豆倒入水中,一直用小火保持着沸腾。

母亲在窄小的灶房里煮着毛豆,我像棍子一样戳在门口,眼巴巴地盯着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灶台。毛豆的缕缕香气不时钻进我的鼻孔,馋得我直流口水。

我不住嘴地问母亲:“妈,熟没有?”母亲不紧不慢地用烧火棍拨拉着灶膛里的柴火,笑吟吟地重复着一句话“快了,快了”。

千呼万唤中,毛豆终于煮熟了,母亲熄灭了火,掀开了锅盖,瞬间升腾起来的热气在灶房里弥漫开来。

母亲用笊篱把毛豆控干水捞到了馍筐里,我跑上前抓了一把,湿漉漉的毛豆上,残留着烫手的汁液,我一边使劲吹着,一边像饿了八辈子似的往嘴里填,豆荚里的滚烫汁水烧的我龇牙咧嘴。母亲看到我贪吃的狼狈相,一脸慈爱地连声提醒道:“慢点吃,别烧住嘴了。”

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乡间煮毛豆的方法不尽相同,毕竟每个人的口味有轻有重,放入的作料也是多少不等,味道自然是咸淡不一。

有的人口味轻饮食清淡,青睐于毛豆的原汁原味,如此一来煮毛豆就省事多了,烧开一锅清水,什么作料甚至连盐都不放,吃起来是地地道道的原味。淡有淡的好,不串味,品的是纯粹的豆香,后味还带着淡淡的甘甜。

有的人口味重,喜爱咸辣,煮毛豆时不仅要多放盐,还要放上花椒、辣椒、肉桂、小茴香、姜片等提味的大料,煮出来是正宗的五香味,让人吃了还想吃。

02

毛豆就酒,越喝越有

庄稼人就爱这一口

在乡间,秋雨连绵的时节最适合饮酒,不用下地干活,天气不冷不热,三五农人围坐在简陋的屋舍之中,喝个小酒,喷个闲空儿,排遣着单调乏味的农家日子,自然是一大美事一桩快事。酒是三五块钱一瓶的便宜货,喝的是闲适的心情。

菜是刚出锅的还热乎着的五香毛豆,甚至连盘子都不用装,随意找个碗盛上两把摆在面前,便是妙不可言的下酒小菜。

乡下人爱凑热闹,很少独个喝闷酒,也不喜欢碰杯,热衷于猜枚定输赢,在高一声低一腔的猜枚声中,唾沫星子满天飞,咧着嘴恣意地笑。

外面是不住点的潇潇雨声,屋内是叙不完的炽热乡情,农人们仰脖把一盅酒灌进肚里,也把生活的苦闷、浑身的疲惫和豪爽咽了下去;间或剥几个鲜香咸辣的毛豆,慢慢地放在嘴里嚼,嚼出了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向往,也嚼出了人生的五味杂陈。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吃毛豆亦是如此。煮熟的豆荚又粘又滑,想要取出里面的豆粒绝非易事。

讲究一些的人往往是两手并用,小心翼翼地剥开后一粒粒吃豆,动作颇为文雅。或者是拿起一个毛豆放至嘴边,用手轻轻一挤,一颗毛豆进到了嘴里,再一挤,又进去一颗。

当然,这种斯文的吃法最能品出毛豆的滑嫩鲜香,不过需要耐着性子,需要一份闲适恬淡的心情,最适合脾气不温不火不急不躁之人。

幼时在乡间,我吃毛豆从来没有如此讲究,只是用手抓起一个豆荚塞进嘴里,牙齿紧紧咬住青皮,手往外一拽,鲜嫩的豆粒便全部挤落口中。

除了简单实用效率高,这种吃法还有一个妙处,豆荚里的美味汁水也随之吸到了口中,别有一番风味。

除了专门煮咸毛豆,母亲闲暇时还把毛豆剥成籽粒,做玉米糁稀饭时放入锅里煮熟,玉米糁的金黄,毛豆的青绿,搭配在一起让人看上去就有食欲。

每次喝玉米糁喝到最后,捞起沉在碗底的一层毛豆吃,面蛋蛋甜津津,为寻常的粗食淡饭增了一抹亮色。

有时候父亲从田间劳作回来,顺手薅了几棵毛豆,正在做饭的母亲,就把整棵的毛豆埋入尚有余热的灰烬之下,等饭做好了,掉落在草木灰中的毛豆也烧熟了,于是我又是一番大吃,直吃得两手黢黑,一脸灰尘。

03

偷来的毛豆

烧着吃才真叫过瘾

如今想来,最有趣也是最让人难忘的吃毛豆经历,当属和童年玩伴们一起,在野外将偷来的毛豆烧着吃,俗称“燎毛豆”。

燎毛豆最佳的时令在农历八月,此时的毛豆已经发硬,最适合烧着吃。

天高云淡的秋日野地里,我和几个同伴割草割累了,坐在地上玩,逮蚂蚱也逮蛐蛐,此时的田野一片空旷,高杆庄稼收割得差不多了,地还没有腾出来,一堆一堆的玉米秆胡乱躺着,偶尔有几棵被农人遗忘在田间的高粱,高耸的穗子早已被鸟雀叨得一粒不剩。

往远处看,土黄田野里的一抹绿色,来自于几块尚未收割的红薯地,紧挨着红薯地的,是几小片绿中透黄的黄豆地。

正是燎毛豆的好时节,同伴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走,燎毛豆吃去”,顿时勾起了众人肚子里的馋虫,大家一呼百应,群情激昂。

离豆地不远有一道高高的土埂,此处背风不说,还比较隐蔽,不容易被大人发现。

年龄稍大的那位同伴是领头人,给大家派完活,开始分头行动,有人找柴火,有人偷毛豆,还有人负责在土埂下挖圆坑当火塘。

时候不长,一捆连根拔起的豆棵子抱来了,一堆枝枝叉叉的干树枝也抱来了,有人从附近找了些干草枯玉米叶当引火,很快火就升起来了。

等火苗窜上来后,我们用树枝挑着豆棵子放在火上燎,燎着燎着先是豆叶子着起来了,眨眼间烧的只剩下豆夹。

火越烧越旺,随着挑豆棵子的树枝在手中来回翻转,豆秆也燃烧起来了,挂在秆上的豆夹纷纷落入火中,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一粒粒粒饱丰满的豆子,在火中挣扎着逃离豆荚的束缚。

毛豆娇嫩,在火中烧的时间不宜过久,否则烧焦就吃不成了。

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大家齐动手熄灭了火堆,一阵风拂过,飘散的香味诱得大家口水直流。这边刚把没有烧完的残柴挪开,那边就有性急的伙伴不顾余温的烫手,从火堆里扒拉出来毛豆就往嘴里填,惹得众人大笑不止。

先吃的是挂在豆秧上的毛豆,从火堆里随便拽出一根豆秆,拿在手里,直接摘着上面的豆荚吃。吃完豆秆上残留的豆荚,孩童们又开始吃散落在灰烬里的豆粒。

想要让灰堆里的毛豆“现出原形”,是要费上一番功夫的。

不过,顽皮的孩童们自有办法,有人身上穿着大布衫的,赶紧脱了下来,示意让众人离开,用双手撑开衣裳,可劲对着地上的灰堆狂扇猛舞,一时间黑灰四散,上下翻飞,待灰烬落定,再看地下,一层黑乎乎的豆荚和黃澄澄的豆粒呈现在了眼前。

大家一拥而上,乱作一团,每个人手里都抢了一大把。等吃完了浓香四溢焦嫩爽口的毛豆,再看每个人的手上,都是黑乎乎的,小脸也变成了“花狗屁股”,活脱脱就像戏台子上的花脸,你瞅瞅我,我笑笑你,享受着燎毛豆带来的快乐。

当然,偷毛豆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最惨的莫过于毫无防备的我们,正在大吃特吃之时,面前突然出现了循烟找来扬起巴掌的大人,众人慌不择路,一阵狂奔,那真叫个狼狈不堪。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一把颗粒饱满、香气四溢的毛豆,不仅填饱了肚子,大饱了口福,还给农家娃的童年带来了不尽的快乐和幸福,那是一种无拘无束的天性的回归,更是同伴之间相帮相助的友情见证。   (来源:豫记  梁永刚|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