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河南乡间迎亲,挡喜是少不了的“小插曲”

旧时河南乡间,迎娶新人是庄户人家的头等大事,也是婚嫁礼俗的重要环节,其重视程度,其周全礼节,其规格之高,都堪称乡村礼俗之最。

譬如,迎亲回来路上的挡喜之礼,看似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里面却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民风民俗。

01

迎亲和等亲

河南民间两大迎娶方式

男婚女嫁,娶亲是大事,不敢有丝毫马虎。昔日河南乡间,迎娶新人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迎亲”,即结婚当日新郎亲自上门迎娶新娘;二是“等亲”,即新郎不去女方家迎娶,委托谙熟各种婚俗礼仪的娶女客前去迎娶,自己在家等候。

在我的豫中平原老家一带,等亲是主流。过去,新郎大都没有出过远门,人老实,脸皮薄,在家等亲也在情理之中。旧时乡间,把坐轿迎亲叫做大娶,把等亲叫做小娶。不过,也有用车不用轿、新郎亲自去迎娶的特殊情况,此种方式被乡人唤作“小大娶”,以区别于大娶、小娶。

旧社会,花轿是主打的迎娶用具,有一顶、两顶、四顶、八顶轿之分,视家境贫富而定。

这里顺带说一句,在旧时河南民间,四是个吉祥数字,春夏秋冬谓之四季,东西南北谓之四方,寓意着和谐圆满,象征着成双成对,不像现在,认为四与死谐音,不吉利。

家境殷实的大户娶亲,多用四人抬的花轿,前面还有响器班子滴滴答答吹着,走过去一街两巷都围满人看热闹。更有讲排场充阔气的,用八抬大轿,使两班响器对着吹,越吹越有劲。

庄户人家用不起大花轿,也使不起响器,条件好一点的用马车或者牛车,在车上围一圈苇席,俗称“席卜楞牛车”。

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用花轿、牛车迎亲者越来越少,多是新郎新娘身披红绿绸子,胸前挂朵大红花,或骑一匹大马,或骑自行车,两家相距近者也有步行的,民间称为“文明结婚”。

上世纪自行车接亲

改革开放后,卡车、轿车成为城乡主流的迎娶用具。时至今日,也有一些新人嫌轿车迎亲太俗气,专门用花轿或者徒步娶亲,掀起了一股复古潮,此举倒也低碳环保,值得提倡。

02

“挡喜”“贺桌”

河南乡间自古流传的婚俗

昔日的豫中平原乡间,不时兴外出打工,窝在家里的闲人多,遇到上庄下邻办喜事,看热闹的男女老少,挤成疙瘩裹成绳。

迎亲归来的队伍,谁在前,谁居后,都有次序,通常是夹毡人、放炮人和吹响器的走在前,新娘乘坐的花轿居中,新娘的娘家人,也就是送客或者送女客,走在最后。

迎亲队伍临近一座村庄,照例要燃放花炮。几声炮响把村人从家里唤了出来,那些和新郎沾亲带故的亲戚朋友,从家里搬来长凳,横放路中,上面放两匣馃子,叫做“下马盒子”,也有搁几包烟的,挡住花轿或者婚车,此种风俗称为“挡喜”,充当挡喜道具的长凳俗称“贺凳”。

还有的规格更高,新郎的亲属或新郎父母的亲友中,若有家境殷实、通晓礼数之人,为表达庆贺之意,烘托喜庆气氛,专门在自家门口或村头、十字路口等人多之处,提前摆放一张搭着红布的桌子,上置茶具、烟酒、酒盅、水果、点心、糖果之物,此桌名曰“贺桌”。

当然,也有不少好热闹者,与娶亲者压根就不相识,就是为了多听一会儿响器班子的奏乐,当迎亲队伍路过家门口时,就搬来一条板凳或者拿来一根树枝,横在花轿或者婚车前面,请响器班子献艺。

有时候,即便不吹响器,沿途村庄也有人设置障碍物拦截,图的是吸根喜烟、吃块喜糖、沾些喜气。

遇到有人“挡喜”,作为迎亲队伍总指挥的夹毡人就该出面了,不是伸手去挪地上的障碍物,而是摆手示意停车落轿,从兜里掏烟、掏糖块,逐人散发,笑脸相陪,没话找话,上前说和。

等烟糖奉上,好话说尽,自有人主动上前,拿开地上的障碍,让队伍放行,皆大欢喜。如果迎亲队伍中带有响器班,吹奏者还要驻下足,停住步,运足丹田气,鼓满两腮帮,吹上一通喜庆的乐曲。

03

处理挡轿

也是要区分对待

当然,夹毡人在处理“挡轿”这类突发事件时,也是区分对待的。

譬如,对待那些在路上设置“贺桌”“贺凳”的老亲旧眷,不能像对待挡个树枝的爱热闹人一样,散几根烟,扔几块糖,吹几个曲,就草草应付了事,而是要熟知其中的诸多礼节,宾主双方,以礼相待。

当迎娶队伍走到“贺桌”跟前时,“贺桌”主人要躬身作揖,拦下轿或车。若是新郎骑马迎娶新娘,须甩蹬离鞍下马,上前深施一礼,放炮人鸣放鞭炮,鼓乐高奏,接受“贺桌”主人披绸敬酒。一般情况下,新郎要给披绸之人酬谢,方式不等,有的谢以烟酒,有的谢以封子。

旧时,“贺桌”之礼的仪式是很繁琐的,如果迎亲队伍中跟随的有“礼相”(方言,即熟识各种礼仪的乡村司仪),就由礼相主持,如果没有,由夹毡人主持仪式。

大致内容是这样的:“新人逢大喜,贵宾致贺礼,有请贵宾就位。请执事者引新郎下车受礼,执事者展垫,新郎登毡向贺宾致礼,礼行一揖!请贺宾为新郎加冠披红,接风洗尘,鸣炮奏乐!贺仪礼成。新郎行谢贺宾礼。礼行三鞠躬,鸣炮奏乐!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谢宾礼成,新郎上轿(车),执事者撤垫,贺宾撤案。执事者与诸贺宾握手致意,并请贺宾随车光临,同喜同乐,共进婚宴。花轿启动,鸣炮奏乐!”

乡下人普遍的看法是,闺女出嫁时有人拦轿拦车,说明这家人在村上混得不错,人缘好,破费几盒烟、抛撒一兜糖,也不是啥主贵的东西,花钱不多,图个喜庆。

倘若花轿婚车打从村子穿过,沿途的人家爱搭不理,别说设置障碍拦截了,就连围观看热闹的人都稀稀拉拉,不用问,打发闺女的这户人家,在村里指定没有好人缘,属于人门儿不开的主儿。

04

变了味的“挡喜”

婚俗曾经像截路一样吓人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地有一地的乡风,一处有一处的民俗,拦截花轿婚车“挡喜”,本是一项富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婚俗,可是早些年,却在一些地方却变了味,走了调,离谱的令人咂舌,低俗的让人厌恶。

乡人们闲谈,说起某地强行拦截婚车之事,往往作出“风俗赖,像截路一样”的评价。以至于后来,再有婚车路径此处,直接派出几个棒小伙,把烟酒、喜糖散给拦婚车的人,然后连推带搡,强行通过。

还有的为少找麻烦,干脆将迎亲车辆上的大红花、红绸、双喜字、彩气球等装饰之物提前取下,待快到时再重新挂上,弄得娶个媳妇像做贼偷人家似的。

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的强行拦截婚车之陋习,让曾经风光体面的夹毡人,成了一些无聊村人的出气筒,劳心费神担惊受怕不说,弄不好纠缠不清误了大事,毕竟受人之托替人办事,有时候牙打掉了只好往肚子里咽。

原来夹毡人只是象征性地散几根烟、撒一把糖,便能顺利通关,后来这些人不满于零敲碎打的烟糖了,讨要的烟由一根变为一盒,后来发展到整条;糖也不要了,改为要红包,开始是三元五元,后来是十元八元,再后来三十五十,一百二百,甚至三百五百都有。

倘若顺顺当当给了,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夹毡人不给或者身上带的钱物不够,那就反贴门神不对脸,把障碍物横在车前不让行走,更有甚者,直接躺在车轱辘前方,设置一道“肉体障碍”,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架势,颇有“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的意味。

在这些拦截婚车索要钱物的人中,少有闺女娘家近族的亲人,多是本村不沾亲不带故之人,或者邻村陌生之人,其中不乏趁机作乱者。

当然,这些变味的“挡喜”习俗都是以前的老黄历了,现如今,年轻人都忙着外出打工挣钱,留守在村子里的,老的老,小的小,哪有气力张罗着摆贺桌拦婚车索要钱物,恐怕连扎堆看热闹的心思都没有了。(来源:豫记  梁永刚|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