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在河南,有一种文化叫“过阴天儿”

我的老家在河南省滑县高平乡冯谭村,那里是豫北平原一个极普通的农村。

多年以前,每到阴雨天,村民都当节日来过,并沉淀出一种“过阴天儿”的文化。

01

改善生活,

庄稼人难得有个休闲的机会

开了春,田地里的活儿就不断,锄地、浇水、施肥、点种、收割、打场……每天都有每天的安排,乡人是按照节气来侍弄庄稼的。

节气不等人。男男女女,一天到晚手脚不沾地,还唯恐误了庄稼,根本顾不上餐桌上的饭食,仅仅是吃饱肚子而已。

一旦下雨了,田地里下不去脚,男人们平时出大力、干重活,阴雨天就可以饭后碗一推,光明正大躺在床上打呼噜;女人们便要亮出看家的本事,改善一下生活。

阴雨天,做午饭不用看日头,家家几乎早早都冒出了炊烟、飘出了香味,包饺子、炸菜角、炸面坨,最不济也要歘几张歘饼。

父亲喜食饺子。每到下雨天,父亲总会对母亲说:“我去高平看看,买点肉包饺子吧”。

父亲不待母亲回答,便去找雨伞、拿雨靴。母亲一般都会说:“泥泥蹅蹅,买啥肉啊!”父亲已经打着伞、穿着雨靴走出了家门。

下雨天,做其他生意的或开店的,一般也歇业,但杀猪卖肉的生意照常做。

他们在雨中支起一柄大红的油布伞,挂着两扇猪肉。

顾客来了,指点着猪肉扇,说出所要的斤数,卖肉的手起刀落,砍下的猪肉用杆秤一称,大差不差。

父亲买肉回来,他会把肉洗了,再去磨刀,不一会儿,厨房便响起了剁肉的“砰砰”声。

农家不缺菜,夏天的地里有的是冬瓜、豆角或芹菜,这些,都可以拿来伴馅。父亲把肉剁好,菜洗净切切、剁好,便把它们搅拌在一起。

这时,父亲便喊母亲:“差不多了。”

母亲会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去和面。父亲把馅拌好了,几乎是同步,母亲也和好了面。

早在一边看的小孩子便拿来小擀杖,搲来玉米面醭。准备包饺子了。

一般是母亲擀面皮,我们围着父亲坐在小饭桌前包。人多手快,几个高粱莛盖上很快便摆满了饺子。

母亲便吩咐一个小孩子往锅里添水,烧锅,准备煮饺子。

我家是大人口。煮饺子最少要煮两锅。“头锅饺子二锅面。”第一锅饺子汤清,比第二锅好吃。

煮出第一锅,母亲先拿出两个大碗,盛出第一碗吩咐我们先送给住在东院一墙之隔的爷爷奶奶,另一碗送给西院住的二爷二奶奶,然后再给父亲盛。

我们手里都端上了饺子,母亲便下第二锅。母亲总是那个最后吃饺子的人。

这时候,虽然离平时吃饭的时间还早,但因为是阴雨天,胡同里早有顶笠披蓑的孩子或女人端着做好的食物穿梭着送给自家的老人了。

阴雨天,是农家孝文化的一种传递和展示。

02

织草苫缚笤帚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我认为乡间的巧人能人是中隐。他们身怀绝技,隐身于乡野之中,除了种田,把自己的绝技化身于身边的事务中,自得其乐。

父亲的朋友铜胤叔就是这样一位巧人、能人。他种田是一把好手,从他家的地头走过,看他种的庄稼,田地干净无杂草,田畴中的庄稼垄垄分明,看他种的田地像读一本明快的书,让人一眼阅尽主人的勤勉、干净和利落。

铜胤叔会木匠,会磨剪子。铜胤叔过日子是个精致人。

阴雨天,他便在家织草苫、缚笤帚。

他织草苫时找一根细木棍,按照当门帘用还是当床垫用决定棍的长短,然后三等分在棍上分别系上两股绳,那些夏天打麦子时挑出来的长麦秸秆在他手中一把把续着,用六根绳子两两前后交错编结着,小半晌,一条厚薄均匀的草苫便出手了,修剪整齐,冬天当门帘或铺在床上当垫子,既隔风还暖和。

铜胤叔还会缚笤帚。他把刮过高粱壳的高粱穗攒起来,或邻家人送来一抱的高粱穗让他帮忙缚笤帚。

一把高粱穗在他手中经过绑缚,修剪,便变成了一个个周正、有模有样的笤帚。

他缚的笤帚在我们附近很出名,除非遭受雨淋变糟,直到把笤帚毛用完还是周正结实的。

铜胤叔家种的高粱多了,他也在集镇上缚笤帚卖,在冬天农闲时他也下乡买手艺。

铜胤叔家阴雨天是邻人们爱去集聚的场所,看他织草苫、缚笤帚,甚至于看他磨剪刀也是一种享受。

一个人把一项工作做到了极致,那便成了一门艺术。

阴雨天,是乡间身怀技能者工匠文化的一种传递和展示。

03

女红的传承

过去的农村,生活方式相对单一,一家男女手脚不闲,才能把日子打理得有滋有味,穿戴得有模有样。

“男人在外走,带着女人一双手。”在一切全靠手工的时代,女红完全不可小觑。

顶尖的女红不仅给家人提供了温暖,他(她)精致合体的穿着也是乡间的一道风景。

乡间很有一些巧手的女子,她们除了纺棉织布、做鞋做袜,还能剪裁盘扣、描龙绣凤。

胡同里的二奶奶就是这样一位巧女子。她年轻时模样好,还做得一手好女红,但她命运实在不济,14岁便没了娘,21岁没了爹,27岁开始孀居,不到70岁又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但二奶奶是个手巧的女人,她的女红人见人夸。

二奶奶还是个善良的热心人,阴雨天,她家便成了女人们聚集的场所,姑娘们和媳妇子们向二奶奶学裁剪衣服、学剪鞋样花样、学盘扣,还有向她学暗上鞋的。

当时农家穿的都是自家做的布鞋,根据鞋帮和鞋底结合处显不显针脚分暗上鞋、明上鞋。暗上鞋从鞋上看不出针脚,显得更为讲究,手工也更复杂。

一般的成年女子都会做鞋,但只有极少数人会做暗上鞋。二奶奶做暗上鞋就做得极好。

二奶奶还会盘好多样式的布扣。她缝制一根细布条,在手上盘绕几下,便成为一个花样别致的布扣子,缝制在衣服上熨帖古朴。

二奶奶在阴雨天传授着她的技艺,一一指点着那些求教的女子们。过去的阴雨天,还是女红技艺传承的好时节。

04

过犹不及,是灾难

过去,老家把阴雨天当做节日来过,那是在风调雨顺的情况下来说的。一旦大雨一连下上好几天,便成了灾难。

我小时候,很多人家的院墙都是麦秸和泥跺的土墙,虽然村里、村外有许多大坑能够排洪,不至于发生内涝,但土院墙还是有被淋塌的事情发生。

天一放晴,被淋塌院墙的人家一院子狼藉,让人看了很不是滋味。七月份河南普降暴雨,多地更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灾难。

三十多年前的农村,结构单一,乡民们遵循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古训,生活自律而勤俭,只有在阴雨天、节日才会改善一下生活,他们和大自然和谐共处,遵循着自然之道。

时过境迁,社会经济体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不再是单一的农耕文化,随着老一代人的逐渐离世,好多技艺也正在逐渐消失,“过阴天儿”的文化也正渐行渐远。

铜胤叔和女红极好的二奶奶都在去年仙逝了。铜胤叔73岁,二奶奶93岁。(来源:豫记  冯君|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