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河南和山东谁更需要黄河大学?

近期山东一部门在回复网友留言时,明确提到“将探索筹建黄河大学”。不少河南网友不乐意,认为黄河大学应属河南,早在80年代河南就已筹办黄河大学,且名噪一时。

高等教育一直是触动河南人的心头刺,为什么河南对大学如此在意,河南是否需要一所黄河大学?

01

山东黄河大学

大概率流产

山东筹建黄河大学一事,大概率会流产。一是政策使然,二是也容易引起山东、河南两兄弟的“外交矛盾”。

2020年8月,教育部印发《高等学校命名暂行办法》规定,实行一校一名制,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其他高等学校曾使用过的名称。

80年代的黄河大学是正规学校,如果山东要建,恐怕要征求1991年并入的郑州大学意见,但在对大学“如饥似渴”的河南,郑大一定不会同意。

几年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当时泸州医学院更名四川医科大学,引起了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反对,原因是后者前身是四川医学院,两者简称相似。上至部委下至学生,好不热闹,最终以改“西南医科大学”收场。

为保川医大校名的学生

泸州医学院改名,只是两校争论。但筹建一所新“黄河大学”,可能上升至省际矛盾,因为“黄河大学”这个名头确实响亮,也有着昙花一现的辉煌历史。

黄河大学是我国第一所由海外华侨与大陆共同合办的大学,校址是颇具政治色彩的河南省委第三招待所,首任校长是两院院士、两弹功勋科学家秦元勋,教材全英文,主要培养研究生,创造了多个第一,开一时风气之先。

1991年,随着国内外环境变化,黄河大学被整体并入郑州大学。去年底,有网友留言希望复建“黄河大学”,以此服务国家战略,河南省教育厅表示将充分考虑。时至今日,考虑地也有大半年之久了。

“黄河大学”是个香饽饽,不过对河南来说,这个美好设想只存在于广大人民群众心里,如今河南院校数量也没什么变化。反倒是山东不停建高校,且名头颇有特色,如康复大学、空天信息大学,以及孔子大学。

河南的新大学在哪里?

02

总是河南民间热议大学

从未有哪个省像河南一样热衷大学。提及大学就“上头”,往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坊间流传着河南拒绝中国科技大学、山东大学落户的故事,借此批评主政官员没有长远考虑,致使高等教育一蹶不振。

以至本世纪初,时任河南主要领导的王全书表示: “在有些地方, 高等教育已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增长点, 在经济发展中占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就是那些眼光远大的领导极力争取高校到他们那里兴办的原因之一 。这方面发达地区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相反, 我省在这方面有过教训。当年中国科技大学有意迁到河南, 当时的河南主要领导以粮食、副食品供应紧张为由拒之门外, 结果迁到了安徽, 使我们痛失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  

这番表态,算是为上世纪的领导承担了错误和骂名。

然而,河南高等教育洼地现状,绝不是领导一时失策造成的,相反,当时若真是粮食、副食品供应紧张,做出这一决策则出于对全省人民负责的考虑,后人不必求全责备。

中科大与河南的故事,可谓一桩公案

洼地则因大环境。早在宋以后,中原人才就大不如前。明朝朱元璋有次开科取士,考中者几乎都是南方人,再考一次结果还是如此,气的皇帝把主考官全砍了。

至晚清民国,连年战乱,除国立河南大学维系着中原文化重地的辉煌外,正统高等教育几无可循。再到上世纪50年代院系大调整,还是大时代下的无奈,河南大学被尽数肢解,只留下几个文科专业留守开封,改为河南师范学院。

其实大学议题总能触动河南人的神经,主要来源于河南人民朴素的公平诉求,抑或是对教育不公平的愤怒,加之河南人口基数众多、高等教育没有好底子,则产生一种生不逢时的感慨,恨不能投胎在北京或青海。

如今从面板数据看,2019年河南高校数量是141所,其中本科院校57所,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接近全国水平,郑大、河大也入选了“双一流”建设高校。

2019年中国大陆各省高校数量省域分布图

然而不能用成果掩盖现状,考虑到河南现状,重点院校招录不公平、高中教育不公平与内卷化仍然是现实问题。

03

效率和公平都要抓

有两地令河南考生羡慕,一是名校扎堆的湖北、北京、上海等地,二是地广人稀的西藏、青海。这是因为我国高校录取一直实施分省定额原则,且前期强调效率,哪里有好生源就侧重哪里。

目前尽管有“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等政策加持,但重点高校投放至河南名额依旧很少。以北大为例,2020年北大在京招329人(不包含强基计划),而在河南的计划数是138人,考虑到河南考生是北京考生的数倍,河南考生的一本及重点院校录取率可想而知。

中国高考难度地图

由此,河南高考竞争的内卷,又带来高中教育资源的内卷,其带来的问题不仅包括教育过度产业化,更加剧了农村地区教育不公平现象,“寒门出贵子”如今愈加困难。

解决问题的关键,不是等着国家挥着大棒让重点院校放开录取名额,若对北京、上海市民搞个民意调查,问是否支持向河南倾斜录取名额,结果会惨不忍睹。

“造血”才是路径,如扩大本省高等教育规模,不断加强师资力量,并提供财政支持。数据显示,2017年河南高等教育财政支出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0.58%,而全国水平是0.75%。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河南大学在郑州建了新校区

省会郑州不穷,近年接连出手、气度不凡,如要建中国科学院大学河南学院、中国民航大学郑州校区、哈尔滨工业大学郑州研究院、浙江大学中原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郑州校区……

然而名头不小,实质要么是战略规划,要么是创业孵化器,招生更是无从谈起。从本质来说,引进如此“名校”还是出于效率考虑,希望高校可以推动区域产业升级,助推“国家中心城市”早日成真。

然而,人们或许过度夸大了高等教育的积极作用。有人认为中国科大和合肥的“珠联璧合”,也不过是些营销号噱头而已,中科大合肥扎根50年无非是不能回京的无奈之举,且侧重基础研究的科大,并未让合肥腾飞多少。

一份针对经济大省广东的实证研究,虽然认为高校和地方产业升级转型存在较高协同关系,但也同时表明,在广东,地方高等教育发展还是略滞后于地方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

对一个地方来说,发展高等教育,面对的就是规模与效率的矛盾,孰轻孰重,得好好掂量掂量。但教育求长功,一个省绝不是只靠几所大学就能发展起来。人们对于河南高等教育那么关注,只是出于对河南孩子接受良好高等教育的期盼。

这种朴素的愿望,希望相关部门可以认真考虑考虑。(来源:豫记  晓鹏|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