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河南如此多难,多难也压不垮河南!

从没哪个省份能像河南一般多灾多难,除了没有海啸,以黄河为首的水灾,以及旱灾、蝗灾、大疫、冻害、地震几乎都“钟爱”河南,一部河南史,就是一部灾荒史。尤其在明末清初、晚清民国,河南几乎年年有灾,百姓流离。

为什么这些自然灾害钟情于河南?人们对于自然灾害,果真就束手无策吗?

01

水患尤甚

全省及郑州暴雨褪去,留下一个惨白数字。8月2日下午,新闻通报此次洪涝灾害已致河南302人遇难,其中郑州遇难人数为292人。

此次暴雨引发的灾害,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雨太大了,郑州一个小时的降雨量甚至超过了100个西湖的水量。从世界范围内来看,郑州这次降雨都算罕见。

除暴雨导致的内涝,水库河道的决堤溢道后果更严峻,河道周边多是成片建制村,一旦洪水漫溢,成千上万公里的土地将成泽国。

救援队在封堵卫河决堤口

痛定思痛,人们不得不想起46年前,同样发生在河南、震惊中外的“75·8”洪水,这次是在驻马店。

1975年8月7日晚,大雨已连下几个昼夜,多支河水汇聚驻马店板桥水库,其承载能力早已超越极限,但通讯全部中断,请示与指令难以畅通。

8月8日凌晨,大雨骤停,天空居然出现了星星,正当人们欢呼雀跃时,一声巨响响彻大地,上亿立方米的洪水从大坝跨越汝河的地段推开缺口,倾泻而下。驻马店平原地区近万平方公里土地,几乎所有村庄在几个小时之内消失殆尽……

被洪水洗劫一空的驻马店沙河店镇

此次事故,国外媒体报道说死难二十余万人,但在前水利部部长钱正英作序的《中国历史大洪水》一书则披露说,有超过2.6万人死难,此后这个数字被当作官方说法延续下来。

驻马店,东西横跨淮河、长江两大流域,淮河流域面积达1.3万平方千米,而板桥水库决堤,洪水流经的地域主要是此。

实际上,人们认为一马平川、良田万顷的河南,却拥有四大水系:黄河、海河、淮河以及长江,河南境内有1500余条河流,流域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 

河流孕育了灿烂文化,催生了渡口、码头、古镇,像周家口一般,多少城市因漕运而辉煌一时,却也因河流有些地方被一次抹去。

今年河南洪涝灾害,新乡卫辉、鹤壁浚县等地告急,一个原因是卫河决堤,卫河是卫辉母亲河,属海河水系。

拥有四大水系的河南河网密布

至此人们可以想见,中原大地因河而起,却因河承受了多少灾难。而此时,我们还没说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黄河是民族的象征,上世纪30年代,在日寇铁蹄下,中国人民曾发出“保卫黄河”的号召,但在《黄河大合唱》中,光未然也把黄河称之为“河中之王”: “它吞食了两岸的人民,削平了数百里外的村庄,使千百万同胞扶老携幼,流亡他乡,挣扎在饥饿线上,死亡线上。”

黄河特点是善淤、善决、善徙,“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两千年来,有记录的黄河水灾达1500多次,重要改道达26次之多,有时黄河甚至一年数决,“堤多决,塞之又决”。

黄河故道图

河南首当其冲。

在河南史料中,“淫雨大作”、“庐舍漂记,禾尽没”、“淹毙无算”等表述,几乎成了八股写作的套路,纵观黄河附近通许、杞县等地通志,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有因黄河而起的灾祸,而且不仅仅只有水灾,还伴生其他灾害。

02

灾不单行

所谓祸不单行。自然灾害同样也是如此,一种灾害往往会引起连锁反应。

大体的顺序是,水灾之后有旱灾,旱灾往往又伴随着蝗灾,之后便是霜灾,而这些灾难造成大量百姓、牲畜死伤,排水、垃圾清运工作停滞,又造成病菌滋生,一场大疫在所难免,即所谓“大灾之后有大疫”。

我们看到,此次洪涝灾害之后,河南不少地方紧急开展垃圾清运、消杀工作,就是为了防止新的疫情产生。千百年过去,这片土地早已换了人间,但对待灾祸的做法,仍保留着这个民族的内心记忆。

暴雨过后,郑州展开消杀工作

而最令人刻骨铭心的,恐怕就是发生在1942年夏秋至1943年春夏的河南大旱灾,不仅旱灾,蝗虫同样来袭,它们像突击队一样,一块黑云压到庄稼上,不到一袋烟功夫,一片庄稼就只剩下秆了。

电影《1942》,使得这场灾难被更多年轻人熟知。

电影编剧是刘震云,他的家乡是延津,如今延津小麦天下闻名,甚至“东方神水”茅台酿酒用的庄稼就来自这里。

今非昔比,在那个年代,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就是延津等地,惨剧实在触目惊心,据说怕观众接受不了,刘震云还删掉了部分内容。

但仅电影呈现出来的画面,如饥民吃观音土果腹以至撑死,以及丈夫出卖妻子、父母出卖女儿等惨剧,已足以触目惊心。人们哪里知道,历史往往比艺术更为惨烈。

史料显示: 1942-1943年的大旱灾涉及国统区河南省60余个县,其间夹杂着风灾、雹灾与蝗灾,庄稼收成仅为四成,在一年的总食用量中,欠缺75%的粮食,灾民死亡200余万人,甚至出现了“任何物价都比人价贵”的人伦惨剧。

电影《1942》

事实上,纵观河南历史,这样的惨剧时有发生。

如1847年(清道光年间),全省春夏大旱已经形成,安阳、林县、灵宝、巩县等地赤地千里、群众逃亡,出现民卖子女的现象。

而仅一年后,蝗灾又接连而起,在浚县,一斗米就可以买一个活人;在嵩县,蝗虫几乎啃食了所有庄稼,连种子都没有存下来。与此同时,豫南的上蔡、正阳、落山等地又因为洪水满溢,陆地都可以行舟,旱灾尚未结束,水灾却又并起。

后人可以想见,彼时的河南百姓群众又该如何安身?

面对战乱与自然戕害,终日耕田劳作、老实巴交的河南农民没了土地、没了庄稼、没了房舍,又承受水旱、瘟疫、蝗灾并行的局面,只能背井离乡,成为流民难民。

蒋兆和《流民图》

如今,河南人被称为“中国的吉普赛人”,在全球四方闯荡劳作,他们不怕吃苦、勤勤恳恳,而且异常抱团、凝聚力强,很难不让人想到,千百年来的灾荒史,铸就了河南人这种秉性。

只是我们想问,面对自然灾害,人们真的没有办法,任由其戕害土地生灵吗?事实上,并不是。

03

人能胜天

沿黄河一带,总有一句“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标识,这是毛主席在上世纪50年代视察黄河时说的。

当时他从济南出发,西行至徐州,再进入河南境内,第一站到了兰封县(后与考成县合并为兰考县),之后又去了郑州、开封。

在郑州说了这话后,离开封北上时,他对时任河南省领导张玺、吴芝圃、陈再道又说了一次。1952年他在郑州黄河岸边邙山上就问:“河水涨到天上怎么办?” 面对河南省负责同志的回答,主席仅微笑了一下。

古往今来,黄河问题千头万绪,牵一发而动全身。毛主席深知黄河治理艰难,据当时秘书回忆,50年代那场“黄河之旅”,他的脸色多数是凝重的。

毛泽东在黄河国家地质公园临河广场附近

实际上,黄河河南段,地理地貌景观最丰富齐全,自然人文最交相辉映。

但地处“铜头铁尾豆腐腰”的“豆腐腰”位置,黄河河南段承载能力殊为脆弱,因为泥沙淤积,“地上悬河”成为沿黄人民的不定时炸弹。

而河南处于第二、第三阶梯的交界处,地形落差大,又处季风带,水旱两季明显,一旦下起大雨往往酿成水灾,今年河南洪涝灾害即因为此。

洪水,几乎是所有人类文明的共同记忆,早期神话有女娲炼五彩神石补天,用芦灰堵水,也有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以疏通之法治理洪水的故事,由此看来,为了治理水患,堵决口、疏河道等措施已古来有之。

不过,直到汉朝,贾让提出治河三策才系统起来,即上策迁移居民,人为改道,中策是修建堤防、水门,泄蓄两用,而下策则是不断修建堤防,以阻挡河水。明代有人认为“古今言治河者,皆莫出贾让三策。”

1950年政务院发布《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

民工在板桥水库工地施工

时至今日,中国治水思路也不过如此。上世纪50年代,人们开始向淮河宣战,淮河流域的各个河道被水坝分割。放眼至黄河,龙羊峡、李家峡、三门峡、小浪底等水利枢纽,就像是黄河的笼头,卡住奔腾的黄河之水。

水利枢纽蓄洪、泄洪两用的设想是好的,但问题也有很多,即如何处理上下游的水控制的问题,因为不像土地,水是流动的,上下游更应该是休戚与共的一体,但往往,这个关系人们并没有捋清。

在此次河南洪灾中,“牺牲卫辉保新乡”等谣言传来,就因为黄淮人民经历过太多教训。如75·8事件,因驻马店洪水终日不退,只好炸开安徽班台水闸,使洪水倾泄至安徽,驻马店之围虽有缓解,却令安徽人民遭受灾殃。

那么,人到底能不能胜天呢?答案是肯定的,但也有前提,那就是科学治理、以人为本,我国古代已经有拥有较为完备的灾荒制度,如兴建仓储、修治水利,粮仓则又有官仓和义仓之分,在灾情发生后,及时报灾、多举措赈灾已有惯例。

常平仓平时高价买粮,灾时低价卖出

而社仓、义仓是赈灾体系重要补充

然而事实证明,不少自然灾祸的发生,都和人祸脱不开干系。这就包括1938年,众所周知的国民政府炸开花园口,以阻缓日军,致使百万群众成为流民的历史事件。

对于此次事件,历史颇有争议,然而这却为1942年河南大旱灾埋下隐患。

而旱灾期间,造成国民政府反应迟钝而延误救援的原因,则因为一些省份为少交或减免赋税,不时有以谎报灾情情况,造成政府麻痹大意。再往前推导,则可以追溯到国民政府内部腐败、管理混乱、横加赋税等原因。

内部腐败、经济凋敝、明哲保身、动乱不已、天灾人祸,可谓一环连一环,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04

结语

1938年10月,诗人光未然在壶口附近东渡黄河,看到黄河的惊涛骇浪、听到了振奋的船工号子,“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应就脱口而出。

1440年,开封城外的黄河侵迫堤防,巡抚于谦组织群众抗洪,将御赐蟒袍丢于河中堵水。6年后,镇水铁犀铸就,铁犀上的铭文写道:“…变幻灵犀,雄威赫奕。镇厥堤防,波涛永息……城府坚完,民无垫溺。风顺雨调,男耕女织…”

千百年来,黄河从巴颜喀拉山脉涌流,在神舟大地上潇洒地画个“几”字,蜿蜒九省,留下壮丽图景:青藏高原的创世史诗和草原文化,西北大地的羊皮筏子和信天游…

钱穆在《中国历史上的地理与人物》的演讲中提出: “中国历史上以汉、唐为最强最富时期,但那时却全靠黄河流域……古代历史上的黄河,是中国之利,非中国之害。所以中国文化,大部分由黄河流域人创造建立。”

黄河流域重地在河南。这不仅因为此地孕育早期中国,更因承受因河而起的灾难。

黄河是美丽的,在于其磅礴、奋进,映照着中华儿女砥砺前行。而被她养育的这片土地,水、旱、蝗、疫轮流上演,到处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也是民族历史上无法忘却的惨痛记忆。

也正因如此,围绕灾害的国家治理能力不断提高、荒政制度也一再完善。我们希望,有着人民的坚毅努力和完备科学的制度体系,过去的灾害不要重演。(来源:豫记  晓鹏| © 撰文   星芒|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