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赤日炎炎似火烧,农人消暑有妙招

夏天不期而至,太阳高照。广大的地面聚集了一年中最多的热量,久久不愿散去。说来也怪,整个大中国南方雨多,北方气温较低,中原大地的河南气温却高得成为峰值。

老天发着威,把大地炙烤得如同蒸笼一般,出门就一身汗,近40度的高温考验着人的承受力。

正如《水浒传》中白日鼠白胜,在黄泥岗担酒时所唱的:“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稻禾苗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01 

农村人自多有妙招消暑

▼ 

小时候,我们可没有现代人有福气,那时没有电风扇、空调之类的降温设备,但人们自有办法对付暑气的侵袭。

20世纪70年代以前,农村的房屋大多是瓦房或草房,极个别的是平房。

房顶上用高粱秆、杨叶、玉米皮、苇叶、麦秸等物覆盖,上边摊上泥,在泥上覆瓦,房顶盖很厚;屋墙最少都40多公分厚,夏天太阳晒不透,冬天又保温,可谓冬暖夏凉。

山里人居高自然凉,晚上要盖被子,住窑洞更是晒不透,凉快无比。如今城里人掏着腰包跑到山里去避暑,也富裕了一部分山里人。

农村老百姓在饮食上也有对付暑气的办法,如喝绿豆汤,吃井拔凉水淘过的黄瓜丝面条,喝酸辣面鱼儿;调黄瓜、粉皮、粉条之类的凉拌菜,如嫌不够刺激就多放芥末,直戗得嘴打哈哈······

晚饭后,男人和小孩子嫌在家睡觉寂寞,大多卷起草苫或席子抱着被子,去平坦宽敞的打麦场去露宿。

露天夜宿,夏天的雾气毫不吝啬地洒在我们的被子上,但人们并没有得腰腿病的。

天微明,人们叠被,卷草苫走人,把潮湿的的被子搭在铁丝上晾晒,第二天夜晚,并不因为有潮气改变初衷,照例去露天夜宿。

02

打麦场是我儿时的故事来源

人们在打麦场抻开草苫或席子,铺上被子一字排开,躺在上边一面摇蒲扇,一边看星星,一边听故事。

听了无数遍牛郎织女的故事,不由对银河两边隔河相望的牛郎织女给予无限同情,对王母娘娘则憎恨无比,真想把她的簪子够下来给她扔到大海里。

周围的萤火虫带着光亮飞来飞去,把夜空划得眼花缭乱,孩子们有时奋起直追,扑打围捉流萤。

那情景有点像唐代大诗人杜牧所写的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他描写的是宫女的寂寞无奈,而我们则恰恰相反,完全融入了快乐的追逐中。

周围树林里的蝉不知疲倦的长鸣,以表示这个小精灵的夏日存在。

远处池塘边的蛤蟆也不甘寂寞,拼命鼓着气泡叫唤,它们似乎在进行歌唱比赛,此起彼伏,鼓噪着夏夜特殊的小夜曲。

乡亲们谈论着新闻轶事,谈论着庄稼。

此时的家乡大有辛弃疾所写的情景:“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农村的故事永远讲不完,鬼怪故事、说书内容和戏文是百姓口中永恒的主题,因此许多历史故事悄悄印在脑子里。

在空旷打麦场露宿,不时微风吹来,惬意无比。伴随着故事,人们渐渐进入梦乡。

儿时在打麦场上知道了许多故事、人或事,虽然过去了几十年,夜宿消夏的趣事与惬意,至今留在脑海里。

农村夏日有夏日的快乐,但与夏俱来的还有可恶的蚊虫。

03

与蚊虫的漫长斗争

小时候,随着气温的升高,潜伏在床底、柜缝中的蚊子也蠢蠢欲动,开始了罪恶的一生。

它们寻找机会找水繁殖孑孓,经过蜕变,振动双翅悄无声息地落在人身上一顿猛吸,然后拖着圆鼓鼓的肚子满意而归。

如果被人发觉,一巴掌打下去,殒身丧命,让人报了叮咬口血之仇。

为此不知多少蚊子勇士惨死在巴掌之下,对此小孙子改了孟浩然的诗:夏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巴掌声,蚊血知多少。

老百姓大抵秉承了祖先留下的驱蚊良方,自有办法对付蚊子。

记得父亲常常让我去坟头旮旯里去割臭蒿,回到家把臭蒿拧成草绳,挂在堂屋墙上晒干备用。

蒿绳

到傍黑卷起帘子,打开屋门,成群的蚊子聚集在黑暗的夹道墙角屋檐下,大有集群“轰炸”之意。

此时母亲会在屋里点燃臭蒿绳,蒿绳冒出的烟有一股特殊的清香,蚊子闻味则退避三舍逃之夭夭,等把屋里的蚊子熏跑了再放下帘子,一夜入眠,无蚊虫骚扰,安然酣睡。

实际上中国本地蚊子人们还好对付,它叮咬人之后,只是给人留下一个红点。

而最让人憎恨的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潜藏在外国进口机器箱中,没有“入境证”的黑底白花蚊子。

这个可恶的外来物种,往往乘国人不备,对人猛叮,留下大红疙瘩,几天不下,让人奇痒难忍。

野外的白花蚊,危害远比国蚊厉害,让人深恶痛绝。

记得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村里赤脚医生非常负责任,每年发动群众倒掉院子里盆盆罐罐里的雨水,不给蚊虫提供滋生机会,还同时采取集体熏蚊行动,蚊子大为减少,不失好办法。

我想初冬时节,如果我们的有关部门在城市的下水道里采取熏蚊的办法,那潜藏在“天堂”里的蚊虫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即使逃出来,也因空气寒冷而冻毙。

可是谁管这等不见政绩的“鸡毛蒜皮”小事?于是蚊虫在下水道自得其乐,安然过冬,待来年继续为非作歹,祸害百姓,呜呼哀哉!(来源:豫记   李恩义| ©撰文   星芒|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