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新乡打响防汛保卫战,我们对她了解多少?

新乡,似乎在河南十八地市中极为低调,但这一次,她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降雨量超过历史极值,卫河、共产主义渠等多条城市行洪排涝河道出现漫堤险情。

23日消息显示,卫河下新乡段、鹤壁段已经决堤,从22日晚上开始,新乡多个县市区已经开始转移群众。

一场万众一心的防汛救灾保卫战打响了!省长王凯在现场指挥救援,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力量不断向新乡等地汇聚。

关于新乡,我们知道的却不多,她有八百里太行的壮美,也有黄河威胁下的伤痛,她有征服全国的美味源泉,也有难以回望的过去。

如今,我们只愿这块土地与人民平安无恙!

01

谈新乡,不能不提卫河。

在新乡正式得名的大隋年间,隋炀帝发百余万人,“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黄)河,北通涿郡。”

涿郡即今天的北京,“河北诸郡”则包含了今天所有的豫北地区——正是今天灾情最严重的地区。

这条由隋炀帝亲自下诏,挖在原清水河道上形成的运河,人称“御河”。而后沁水断流,水源靠辉县百泉补给,因流经之处多在春秋时期的卫国境内,亦称卫河。

隋大业八年,隋炀帝兵发高丽,士兵、武器、粮草等皆是通过运河由江南经新乡发往涿郡。而后的几百年间,又通过引丹水补充卫河等工程,使卫河成为一条沟通新乡和天津的重要水运通道。

水流平稳时的卫河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新乡的卫河航运到达了历史鼎盛期,有航船1700余艘,年货运83.6万吨,客运量达6.87万人次。

而此时的新乡,因为卫河航运的兴起及平汉、道清铁路的十字交叉,已由历史上默默无闻的一个乡村成长为一方大都会,而后更是摇身一跃成为了平原省的省会,声名赫赫。

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走到新乡,流经平原示范区、原阳县、封丘县、长垣市四个县(市、区),滩区人口全省最多,占到全省黄河滩区人口的近60%。

蜿蜒黄河水在这里流出了全省最大的滩区面积,淤积了丰沃的平原土地。

新乡有近80万百姓居住在滩区,在黄河泥沙淤积的土地上生养安息。带着泥沙的黄河水,浇灌出了口味香醇的原阳大米。

但以前可不是这样,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在新乡的改道更是频繁。

而如今卫河决堤,这一次,新乡一定可以度过!

02

新乡以前确实是个乡。

西汉时期,它是涉县的一个乡,名叫新中乡。不过和石家庄不同的是,新乡的历史比较悠久。

汉武帝时期,南越(今广州一带)一个叫吕嘉的丞相谋反,朝廷派兵去讨伐平叛,刚好汉武帝巡视至新中乡时得到了斩获吕嘉的消息,高兴之余就决定改新中乡为获嘉县,估计获嘉人民也想不到县城名字来的如此随意。

隋统一全国后,开皇六年将涉县、获嘉县合并,取原“新中乡”首尾二字为县名,“新乡”由此见诸史册。

这样算来新乡已经有1400多年的历史了,“中国十大古都”河南居有其四,新乡虽不在其列,不如开封、洛阳闻名古今,但其历史厚重感在河南也排行前列。

安静美好的新乡

夏败于商的鸣条之战、周武王灭掉商纣王的牧野之战、奠定曹操军事集团统一中国北方基础的官渡之战、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

这些都发生在新乡。

除了有武战,新乡还是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的发源地,也是《诗经》重要发源地之一,你所不知道的是,流行于古代新乡地区的诗歌,竟占《国风》的四分之一。

撇开这些厚重历史不谈,新乡虽叫乡,但是一点也不土。

在新中国成立之时,新乡就出过一次彩。1949年8月中央发文建立平原省,其省会就在新乡。

当时平原省包括了6个区56个县和新乡、安阳两个省辖市,如果不是后来平原省撤省了,如今的新乡和省会郑州也有得一拼。

03

在吃的方面,新乡人从不含糊。

“长垣厨师遍天下,刀勺声里多名家,色香味形皆入化,赢得中外古今夸”,这句流传已久的民谣就是对长垣烹饪的真实写照。

封丘的卷尖、延津的火烧、原阳的烩面、获嘉的饸饹条、卫辉的牛肉已经全国出名,这背后,实际上是新乡人的底气所在。

新乡延津产出“中国第一麦”,延津小麦蒸出来的馍筋、香、甜,茅台酒的第一车间也在延津。而原阳的大米不仅在河南省内出名,还是国家级宴桌上的常客。

从粮食生产能力上看,2019年,全市产粮47.5亿公斤,人均占有粮食778公斤,远高于全国470公斤的平均水平。

在众多专家眼里,河南是农业大省,新乡更不愧为“中原农业硅谷”。

全国小麦品种审定委员会主任委员、河南省种子管理站副站长周继泽曾中肯地说:“在河南,新乡培育的小麦品种三分天下有其一。”

在黄河北岸的平原示范区、原阳县,一座座现代化的中央厨房企业日夜繁忙,产品进入省会郑州乃至全国各地的大小酒店,摆上国人的餐桌。

新乡的优势、新乡的地位、新乡的担当,凸显无疑,既确保了国家粮食安全、让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又让中国人的碗里盛满了更多“新乡粮”

04

一定中!

《中国国家地理》中有这样一句话:“太行山把最美的一段留给了河南。”

然而,无论是太行山还是黄河,客观上都给新乡发展造成阻碍。新乡历史上长期遭受黄河蹂躏,她有着“天下黄河第一险”的曹岗,还有着五十余万黄河姊妹。

面对太行的山河阻隔,面对黄河滩区的盐碱苦涩,这座善于革故鼎新的城市,这些敢为天下先的新乡人,以自己的创新之举,以自己的勤劳双手,让这座以“新”为名的城市,做到了因“新”而兴。

在太行山上,大山深处的回龙,全村960人,竟被37道峡谷、40多道山梁隔离成17个自然村。因为没有路,山上群众下不了山,山里丰沛的药材和矿石也运不出山。

作为村支部书记的张荣锁,捐出了自己当支书前在外面干企业挣来的百万家产,带领百余名党员和民兵向大山宣战。

他们斩开了9座山头,在绝壁上修筑盘山公路,在百丈悬崖中凿出千米隧洞长廊,在打通通往外界的自然之路同时,又因地制宜地发展乡村经济,带领乡亲们走上了一条脱贫致富之路。

挂壁公路入口处

在黄河之滨,在盐碱地上的刘庄,历史上黄河的多次改道,给这块1.5平方公里的土地留下了4条3米多深、纵横交错的荒沟和七百多块高低不平的“盐碱洼”、“蛤蟆窝”荒地。

同样作为村支部书记的史来贺带领刘庄人,车推、肩挑、人抬,用了整整20年时间,挖掘动土200多万方,把一块块的盐碱地变成了“旱能浇、涝能排”的高产稳产田。

其实,在牧野这片土地上,史来贺、吴金印、张荣锁、刘志华、裴春亮等一个个闪亮名字已经成为这座城市人开拓创新的名片。

是他们带领一帮人凿出了绝壁长廊、勇创“世界第八大奇迹”;是他们带领父老乡亲治沙抗碱、成就了名副其实的“两河流域”;是他们坚持发展集体经济、浇灌出了社会主义的向阳花。

绝壁长廊

巍巍太行,天堑变通途。宝泉变成了北国江南;八里沟化身中原九寨;昔日穷山恶水的辉县、卫辉,变成了闻名遐迩的秀美景区。

如今,秀美的辉县正在遭遇洪水的侵袭

新乡,600余万人的故乡

可是又何止600万!

鹤壁、安阳等豫北地区同样牵动全国人的心

河南,有着英勇的人民

他们把卡车主动投向卫河堵住决口

他们舍小家为大家离开家园

他们向素不相识的人伸出援手

他们在暴雨面前的勇敢与镇静令人心疼

这片土地与人民已经承受太多

我们惟愿天公作美

让风雨早日过去

我们,一起加油!(来源:豫记)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