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有一种知了叫鸡鹩,你管知了叫啥?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家乡在北中原一个最普通的农村。

那时的经济还不发达,农村学生不放暑假,教育部结合具体情况,农村学生放秋假、麦假。放假后,我们帮着家长忙秋收、忙种麦、忙割麦,还不会干活的小孩也要拾个麦穗、烧个水或者做个饭,承担起每个年龄阶段该承担的那份责任。

我们那时候过得很有意思,除了上学,就是整天泡在大自然中,尤其是夏天。

01

捉知了猴

我们老家叫知了作鸡鹩,捉知了猴称之为kie鸡鹩猴。

那时鸡鹩猴很多。有树的地方都有鸡鹩猴,有树的农家院子里也有,但还是树木多的树林里多。

我家堰岗后面就有一片小树林。天快黑了,母亲做晚饭,我们小孩子便拿上敞口瓶,到小树林里去捉鸡鹩猴。

一般是先瞅地上,地上大大小小都是洞。如果看到一个如小指尖顶一样的小洞,里面大都有鸡鹩猴。先用小手指把洞口抠大,再把手指伸入,傻傻的鸡鹩猴抱着你的手指便被带了出来。

地上也有刚出洞正朝着树木奔爬的,直接拾起来最省事。

有的鸡鹩猴已经在树身上爬得有些高了,怎么伸手也够不到。我们一般都备着一根细长的小棍儿,用小棍轻轻一拨拉,鸡鹩猴便掉到了地下,不大一会儿,便能捉上二、三十只。

树林里的树多,但找鸡鹩猴的孩子也多,找遍了小树林便兴冲冲地回家。母亲把晚饭也做好了,但捉鸡鹩猴的孩子正在兴头上,饭顾不得吃,找来箩,把鸡鹩猴扣上再去吃饭。等吃过饭,掀开箩再去看,个别的鸡鹩猴背部已经撑开了缝,开始进行蜕变了。但大多数鸡鹩猴还在箩底下四顾茫然地爬着。

清早起来,掀开箩,鸡鹩猴早已蜕变成鸡鹩。刚蜕变出来的鸡鹩身子是淡黄色的,翅膀还是软软的、皱皱地缩着。

嫩鸡鹩可以让母亲帮着埋到正烧着锅做早饭的草木灰里。一会儿,鸡鹩便熟了,腹部色如蒸熟的蟹,中空、焦香;鸡鹩的背部肉厚,但我不爱吃,只喜焦香中空的腹。

鸡鹩爬叉能疏散风热,是一味用途较广的中药。集镇上土特产公司大量收购,攒够一定数量可以卖钱。

每年夏天过完,每一家的小孩都可以收集起一大兜的鸡鹩爬叉,换得的钱虽然不多,但母亲去买针头线脑或一些学习用具总还是可以的,与家庭也算是一些小补贴。

02

捉老鸹虫

夏天,不光有鸡鹩猴,也有老鸹虫。

老鸹虫有两种,一种是黑老鸹虫,通体乌黑,大小如黄豆;一种是金老鸹虫,色如土豪金,大如花生米。黑老鸹虫多,金老鸹虫很少。

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老鸹虫的学名,只是知道这是一种害虫。它们咬嗜树根,傍晚出没,基本上是天黑透了才从树根部出来,黑鸦鸦的。

有时不等天黑,我们就拿上一把铲子,在树根处铲土,把老鸹虫从土里翻出来,把它们捏到瓶子里,大多时候,我们会吃过晚饭再去捉,拿盏煤油灯照着,树根处,黑鸦鸦的都是老鸹虫,直接把一堆堆的老鸹虫抓到瓶子里。捉够一瓶,第二天喂鸡吃。

过去家家户户都养鸡。女人养鸡更是相当用心,那些鸡,相当于女人的活期小存折。

刚买回来的小鸡仔,女人用水泡小米或绿豆糁精心喂养,鸡一旦扎出了扁毛,自己会寻食吃,基本上不再喂食,由着它们去草丛里找虫、土里刨食去。

过去由于粮食少,谁家也不舍得喂鸡。但还等着鸡嬎了蛋顶门事呢,不喂还不行。有心的女人平时去田里劳动时,就会带上一个瓶子,豆田里的大豆虫、棉田里的棉铃虫、土里的螆螬,甚至于干活时逮到的几只蚂蚱都要给鸡带回家。

母亲就曾经告诉我们,鸡吃虫后嬎蛋多,等鸡蛋攒多了,谁过生日就可以煮鸡蛋吃。孩子们都知道,鸡蛋平时是不舍得吃的,自然也对自家鸡上了心。

夏天晚上捉老鸹虫喂鸡,便成了不用母亲吩咐也自觉去做、且觉得很有趣的一件事,并自觉承担起每天晚上关鸡舍、查鸡的只数(防止鸡丢失)、早上开鸡舍门的责任来。

不瞒你说,我小时候,曾充当了好几年的“鸡倌”呢!晚上赶鸡进鸡舍、查数,早起开鸡舍门。

03

给猪薅草

养鸡是当时农家平时油盐酱醋和针头线脑的出处,但遇见大些的开销,只能“零达利”养头猪换成整钱。

我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猪。

猪是杂食动物,主要是吃草。过去农村有“孩子不吃六年闲饭”的说法。孩子一旦过了六岁,就可以帮家里给猪薅草了,这也是刚上学的年龄。

给猪薅草成了所有上了学的孩子们的主要任务。因为夏天学生不放暑假,四、五点放了学,太阳还老高着,正好天也不怎么热了。放了学,便㧟篮子结伴到地里薅草去。

个别生产队的地亩多,还没来得及锄的地里都是草,一个多小时便能薅上一大篮子,再就是后期的玉米地和花生地都不锄,这样的地里草也多。

运气好的话,薅草时还能在草丛里碰到一两秧结着甜瓜或面瓜的瓜秧。一个孩子发现了,从不吃独食,往往把瓜摘了,呼朋喊友,一起把瓜分了吃,大家都高兴。这是个意外的收获!

这种瓜不是特意种的,我们叫野瓜,这是吃了瓜的人,在田地里方便,没能消化掉的瓜子落入田地自己长出来的。“种”瓜人万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给薅草的孩子创造出那么大的惊喜。

孩子们薅草,除了能碰见野瓜,还能唆唆串串田黄的花蜜,摘到一捧捧黑紫色的龙葵解解馋,或者摘到几个两头尖尖的小烧瓜,甚或拾到几枚野鸟蛋……

孩子们拥有广阔的田野,在无边的天地间,天天与大自然为伴,认识了乡间各种作物、植物。这些作物、植物都滋养着我们的心田,使我们拥抱着大自然,更是深深热爱着大自然,我们享受到融入到大自然的快乐。

我崇尚对孩子的自然教育。现在身边的孩子太可怜了,他们拥有手机,拥有平板,但田野里的作物、植物他们能认识几个?他们在放学后、假期中上着各种各样的辅导班,跟拥有整个大自然的我们相比,他们是如此贫乏。

因为他们成了自然缺失的一代,也成了责任缺失的一代,更成了光会学习、不懂得承担家庭责任的一代。

我仍然怀念着夏天的那些过往,也希望更多的孩子拥有那样和大自然充分拥抱的岁月,日后也成为他们回忆的过往。

作者简介:

冯君,女,笔名海凌,注册安全工程师,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在网络平台《豫记》和《人间草木》、报纸、杂志等发表散文、随笔数百篇。其中《如山的父亲》获第二届冶金文学奖散文三等奖,《在日常劳作中感受幸福》获第二届书香“三八”读书活动征文优秀奖。(来源:豫记   冯君| © 撰文   西瓜| © 版式)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6)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