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回望鲁庄:太多河南古村,都如此从传奇跌落尘埃

我的家在鲁庄镇。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村子四周被高高的寨墙包围着,东西南北有寨门供人车出入,寨门厚重而坚固,门钉粗大而密集。

村中数百年的老宅大屋随处可见,有的临街门楼高大气派,门两侧的青石条、拴马桩、上马石昭示着主人的富贵和荣光,庭院幽深,神秘莫测。

我的家在鲁庄镇。在漫长的岁月中,世代在此居住的先民,不但遗存了条条街巷和大量豫西特色的民居,更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轶闻传说……               

姚朝社| © 撰文

星芒| © 版式

01

鲁庄的村名

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历史上,鲁庄村四周桑林郁郁葱葱,一望无际,村庄掩藏在桑林之中,古称桑林镇。

何故称鲁庄,源自一个传说。       

西晋末年,“八王之乱”“五胡乱华”,社会动荡,叛军攻打京都洛阳,西晋王朝达官显贵纷纷南逃。

河东太守邓攸(字,伯道),携妻儿及侄子逃难,途中遭匪徒劫去马匹钱财,只能徒步逃亡。

到桑林村时,饥渴难耐,筋疲力尽,实在走不动了,后边石勒追兵渐近,无奈,邓伯道对妻贾氏说:“两个孩子必须舍弃一个,否则,全家都不能逃。”。

妻子想弃侄携儿逃命,邓伯道说:“弟早亡,仅留侄儿这唯一男孩,侄若死,则弟血脉断,不可再续。弃儿,以后我们还可再生育,不致绝后。”

伯道与贾氏决定弃儿携侄而逃,不料,儿子几次哭喊追上,不得脱身,邓伯道无奈,只好留下孩子的生辰八字,放些食物,将儿子绑于桑树之上,挥泪别走。     

东晋建立后,局势渐渐稳定,邓伯道又任吴郡太守,因其清正廉洁,爱民如子,深得百姓爱戴,只是贾氏再没生育,因年老膝下无子,就更加思念桑林村的弃儿。

若干年后,邓伯道夫妇又回桑林村遍访寻子,多日无果,几近绝望,在离桑林村不远的村子(即现在鲁庄镇念子庄村)向村民哭诉,众人听后都潸然泪下,叹曰:天道无知,使伯道无儿(子)!众人帮助其寻子。

鲁姓姑娘听说此事,经核对生辰八字无误后,将孩子送还。

原来,逃难的鲁姑娘收养了孩子,知道是忠良之后,为了孩子的安全,远离人群搬到桑林深处河边居住,与孩子相依为命,将其抚养成人,她坚信孩子的父母定会前来寻子,不敢远离此地。

邓伯道夫妇孩子失而复得,感激涕零,准备重金酬谢,被鲁姑娘婉拒。鲁姑娘担心第二天分别时,孩子与她难以离舍,趁夜色悄然离去。

为纪念这位鲁姓姑娘的义举,后人在村中建有高两层的鲁义姑阁,阁内有明朝碑刻记录此事,明代大书法家王铎题有"鲁义姑流移处"的匾额。

传统京剧《桑园寄子》就是根据这个故事改编的,至今仍在传唱。

此后,桑林村改为鲁义姑庄,简称鲁庄。             

02

庭院幽深

住过侠义之士

在我小时候上学的路上,有一座深宅大院深深地吸引着我。

高大宽阔的门楼前,有青石台阶,雕有精美图案的石条摆放在大门的两侧,门槛高大厚重。

正对大门是砖雕精美的照壁墙,照壁墙前有一棵在当地非常罕见的冬青树,它竟然四季不落叶。

这在一个幼童眼里是那么的神奇,神秘!

据村里老人讲,这座大院是姚氏家族一大户人家,书香门第,家族人才辈出。

相传这家主人的孩子生性贪玩,喜欢舞刀弄枪,对读诗书、求功名丝毫不感兴趣。

主人无奈,只好放弃让儿子读书入仕的想法。

其儿子喜欢习武强身,爱交侠义之士,长大后因其行侠仗义,疏财扶困,乐善好施,深得乡亲及朋友们信赖和爱戴。       

虽然这家主人的儿子,对考取功名丝毫不感兴趣,但他的孙子则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最后以优异成绩入仕,官至五品,终成栋梁。

相传,这家主人在河北任县令时,回家翻修大门,工程即将完工,他八岁的孙子从私塾放学回家说:"爷爷!您修的大门太窄了!"

爷爷说:“轿子都抬进来了,还窄吗?”

孙子说:“现在两抬轿能进来,以后四抬轿、八抬大轿能进来吗?”

爷爷听后哈哈大笑说:“孙子好口才,有志气!”下令扒掉扩建。

这家主人对自己及孙子都能入仕为官,报国为民,光宗耀祖深感自豪。

有一年,大年初一早上,全家祭祖之后,县令大人对其儿子说:“如今我和你儿子都是朝廷命官,为国效力,光耀门庭,只有你仍是布衣白丁,你有何感想!”

其儿子狡黠一笑说:"你们俩个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比!"对他父亲说:“你的儿子比得过我的儿子吗?"

转身对他儿子说:“你的父亲比得了我的父亲吗?"说罢,拂袖而去!

噎得爷孙俩尴尬苦笑,无言以对。      

多年后,县令大人告老还乡,重病卧床,风烛残年,其孙子仕途如日中天之时,遭奸臣诬陷,罢官流放,家道中落,几乎到了变卖家产度日的窘境。

最后,反而靠他那个“不争气”儿子的几个朋友鼎力相助,才使家族渡过难关,保住了家业。             

03

民风强悍战匪徒

鲁庄地处巩义西南山区,是三县交界之处,官府难于有效管辖,加之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地形复杂。

这些都是土匪生存的温床,历史上这里匪患猖獗。当地民谣说:“西南坡是土匪窝,刀客乱窜响马多。”            

直到民国时期,鲁庄村也面临一场土匪。     

根据村中老人讲:在1944年深秋的一个早上,一位村民去村西农田干活,发现自己地里,有一匹枣红马在吃庄稼,周边没人,他就把马匹牵回村里,拴在村西大庙院内。

原来头天晚上,两股土匪武装在附近交火,这匹马是阵亡匪首留下的坐骑。

匪首派人下山交涉并威胁:三天内交出马匹钱袋,否则,将血洗鲁庄村。          

鲁庄村是个大村,习武者众多,民风强悍,村中大户人家每年都花钱购买枪支,组织红枪会成员进行抗击土匪操练。加之时任巩县县长是本村姚姓族人,土匪组织也畏惧几分,很少到鲁庄村滋扰。

这次土匪公开叫板,对同意送还马匹不表谢意,反而讹诈钱财,这是公然挑衅,必须坚决应战,否则,匪患无穷。

村民强硬回话:捡到一匹马,没有见钱袋,要马,三天内派人来牵,三天过后,将把马匹卖掉,抵扣庄稼损失及马的饲养费。

由于双方态度皆强硬,血战一触即发。       

为了打赢这场保卫战,村里做了周密的安排。

第三天凌晨,人们正在熟睡之际,近五十名土匪从南寨门突袭进村,顿时寨墙上炮声齐鸣,大庙钟声响起。

这时一个村民腰里别着短枪,手提着大刀急忙出门,正好与俩匪徒撞个正面,村民眼疾手快,掏枪顶住匪徒胸口,一手将大刀架在另一匪徒脖子上,毫无惧色。

匪徒反而被吓住了,自己倒是先把枪放下。

匪徒进村后发现寨门被关闭,房顶上人影晃动,街道及寨墙上火星忽明忽暗。

这时,驻扎在西村张嘴寨的警察接到命令后,骑马连夜火速赶往增援。

王姓匪首得知村里准备充分,村民毫不惧怕,警察也将赶到,如果贸然动手,轻则死伤严重,重则可能全军覆没。

只好自找台阶下,把他的副手叫来,当着村民的面猛打其耳光,训斥说:“你竟敢瞒着我到这里闹事,你不知鲁庄是我舅家村吗?(确实有老亲戚)

转脸又对村民说:“都是我管教不严,过两天我专门来这里摆酒席,给大家赔不是。”

说罢,他把匪徒全部撤走了。

几天后,匪首确实来鲁庄村设宴道歉,因王姓匪首在附近影响较大,从此后,更没有匪徒敢到鲁庄村寻衅滋事,村民也免遭匪患之苦。           

04

乡愁的坐标

指引着异乡人回家的路

望乡楼位于鲁庄村中部,属明朝中期砖木结构建筑,坐北朝南,楼有四层,内有厚重坚固的木梯直达顶楼,墙壁厚近一米,楼高17米,每层都有瞭望窗,可登高远眺。

在村中犹如鹤立鸡群,有高耸入云的感觉,小时候在离村数公里外都能看到它的雄姿。

多少年来,望乡楼就是鲁庄村人心中的图腾,也是鲁庄村的地标。      

望乡楼是明朝中期,鲁庄村富绅姚确为其儿媳所建。

明朝中期姚确家族已是富甲一方,拥有良田千顷,家产万贯。

望乡楼建在深宅大院之中,被“东五处”“南八处”自家庭院所包围。

姚确公长子可法娶偃师夹沟村富绅千金为妻,儿媳远离父母,想家心切,久思成疾,茶饭不思,卧床不起。

后得知儿媳的病是想家所致,姚确公花巨资在娘家及婆家同时修建望乡楼。

据说晴天时,在望乡楼顶层可看到双方的家,其儿媳与其母亲约定:每遇晴天日出日落时分,在顶楼招手互致问候。

儿媳由于解了思乡之苦,每天登高远眺,心旷神怡,心情大悦。          

望乡楼早已被巩义市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今年清明节回家祭祖之后,我又到望乡楼看了看,只见周边残垣断壁,荒草丛生,一派凄凉。

望乡楼屋顶已完全坍塌,梁柱东倒西歪,屋墙摇摇欲坠,危若累卵,朝不保夕。

明朝中期的建筑,在巩义甚至在全省也不多见了,历经近五百年风风雨雨的望乡楼,在我们这一代眼睁睁看着任其坍塌,深感愧疚。             

几千年来,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留下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村落,先民们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短则几十年、上百年,长则数百年、逾千年。

许多村庄都留下了很有价值的文化遗存,村庄名字都蕴含着故事和传说,都是历史的活化石。

我们大多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对老家故土有着特殊的情感和浓郁的思乡情结。

所谓乡愁,也许就是儿时村中的一眼古井,一棵大树;也许就是一座小桥,一条弯路;也许就是一座老建筑,一间老祖屋;也许就是母亲的一碗面,父亲的一把锄……

这些都是我们回望过去,记住乡愁的坐标。 (来源:豫记 )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4)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