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河南怪味金字塔,毛鸡蛋顶多在塔底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美食世界也同样适用。

曾经,我以为毛鸡蛋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食物;后来,我发现自己格局小了。

如果用金字塔排列,毛鸡蛋顶多在塔底,打开奇葩食物的大门,总有一道能“呕”到你。

01

令我生畏的毛鸡蛋

好这一口的人竟然觉得“鲜”

每天傍晚,我楼下都有个循环叫卖声,“毛蛋毛蛋五香毛蛋”。

有一次,我在楼下买东西的时候,叫卖声又此起彼伏,旁边一个小朋友听到后,疯狂问他妈妈,“你吃过毛鸡蛋吗?”

钢化蛋

只见原本还很温柔的妈妈突然一脸嫌弃,不开心地说道,“我没吃过,也不想吃。”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唯一一次直面毛鸡蛋的画面。

那是在商丘民权,只见服务员端上来了一盘鸡蛋,我还在疑惑为啥要上一盘煮鸡蛋。

只听旁边的人说,这是钢化蛋,当地特色,很好吃。

抱着钢化蛋到底是啥的心态,我剥开了一个,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上当了。

里面并不是白色的蛋清,而是黄色的、硬硬的,疑似小鸡的胚胎,画面不忍直视。

我致郁了,旁边的人大口朵颐,吃的嘛嘛香,但我死活下不了口,只得将这“美味”扔在垃圾桶里。

我估计正宗的吃家,还要批评我研究的不透彻,毛鸡蛋和钢化蛋不一样。

确实,毛鸡蛋是鸡蛋在孵化过程中受到不当的温度、湿度或者是某些病菌的影响,导致鸡胚发育停止,死在蛋壳内尚未成熟的小鸡。

煎烤过后,撒上椒盐、辣椒。

毛鸡蛋

钢化蛋又叫活珠子,是孵化了十二天左右仍在继续孵化中的鸡蛋。

在老饕们手里的活珠子要先喝汤,喝的就是那口鲜。

在我眼里都一样,下嘴需要极大的勇气。

在河南鹿邑,因为毛鸡蛋的需要,很多养殖场,反而规避了部分风险。

地大物博的河南,无奇不有,这样的“美食”也不少见。

02 

以下“美食”

全吃过的算我输

夏天来了,吃货们与马知了的战役已经打响。

小时候,每天趁着夜色伙同朋友们,拿着手电筒,翻山越岭捉马知了,阵仗很大,一晚上人均也就一两个。

那么少也不值顾炸,一般先放在盐水里,第二天趁做菜前,放在油里煎一下,不用调料就很香,嘎嘣脆。

当时,一只马知了就能卖到五毛钱一只,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但这样的美味,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比如,现在的我,看到它圆圆的眼睛就发怵,不敢吃了。

和马知了刚好相反,变蛋我是小时候觉得不好吃,长大了真香。

变蛋,和黑黑的松花蛋不同,是黄色的。

在以前,农忙的人们顾不上做午饭,就会选择变蛋当干粮。

一个麦收时节,有的家庭就要吃上几百个变蛋。

现在,变蛋通常被凉拌,配上河南夏天的专属味道——荆芥,那味道吃过的人都忘不了。

当然,对有的人来说,变蛋有一股石灰味,难以下咽。

贝爷,一个“食物链最顶层”的男人,生吞,牛眼、大马哈鱼、肥硕的大肥虫、鹿的心脏等都能眼睛不闭的一把一把地吃。

却被变蛋搞崩溃了。

一种表面长满了绵密绒毛的豆腐,就是信阳的毛豆腐。

上面的绒毛,看上去像是放置时间太久而发霉的样子,其实是一种菌。

而且,绒毛能在煎炸的时候,使表皮有酥脆的口感。

茶香毛豆腐,使信阳毛尖和毛豆腐两种特产完美融合,是信阳餐桌上的特色菜。

而在豫北的安阳,有一种黑乎乎的食物。

灌肠

把猪血灌进猪大肠里,变身成为了灌肠。

灌肠,有烧灌肠和煎灌肠两种,一种滑嫩,一种脆香。

不吃血的人,绝对是动不了筷子的。

大千世界,什么美食都有,走出河南,省外这样的美食更是五花八门。

03 

对不起,我真的吃不下

每一颗鸡蛋都后悔到浙江东阳。

鸡蛋到了东阳,命运很悲惨,就是被丢到锅里和童子尿一起煮。

尿蛋是东阳人对待鸡蛋独特的烹饪方法,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炖煮,蛋白金黄,蛋黄转绿,尿蛋就完成了。

“鸡蛋做错了什么?会有这种下场?”

但在以前,这是人们迫不得已的既廉价又能补充盐分方法。

圆滚滚,胖乎乎的绿虫子,叫豆丹。

这么可爱的词,第一次让我头皮发麻,不多说,看图。

豆丹

而在连云港,它竟然是第一美食,还有“国内少有、苏北仅有、灌云特有”之称。

本地传统的做法是,将豆丹放到水里浸死,然后用擀面杖把溺死的豆丹从头到尾擀出内脏,放到水中清洗,去掉粪便。

擀出来的豆丹肉青中带白,中间会有一块淡黄色的油。

满眼都是优质蛋白质,样子也不恐怖,但要提前知道本体豆丹,怕是下不了口。

极大奇葩食物一部分在云贵川。我现在能理解大诗人韩愈被发配到岭南的时候,为啥直接被岭南的食物吓懵了,赶紧给皇帝写了悔过书。

生皮,顾名思义,就是生的皮。

对,就是生的猪皮。不过,也不是全生。

在云南,杀猪的时候用稻草火烧去毛。

一头猪,先用稻草点火,将其全身的皮子烧透,去毛,刮洗干净。

然后,趁新鲜将猪皮切成薄片或丝状,凉拌食用。

生皮,在当地的村寨很受欢迎,红白喜事的场合,一定会有。

云南人和动物杠上了,猪之后,还有牛。

牛瘪火锅,即牛粪火锅。

牛粪火锅

在牛宰杀前,用上等的青草和中草药材喂养一段时间,宰杀后把牛胃及小肠里未完全消化的草料拿出来,挤出液体,加入牛胆汁和佐料放入锅内文火慢熬。

做成火锅锅底,墨绿的颜色观感很不好,据说,还很苦。

隔着屏幕我感觉都能闻到味道的,这辈子我都不敢尝试是,臭酸和庵汤。

臭酸,有两种,一种是素的,一种是荤的。

素的用蔬菜,切碎后,盛入坛内纱布封口,一星期后成糊状,去粗渣拌入木辣子、炒麦子等再密封放半个月。

荤的,更重口,将剩荤腥鱼肉煮熟后冷却,然后盛入坛内,密封大约一个多月。

庵汤和臭酸有异曲同工。

不同的是,这是一种腌制出来的汤,味道非常酸臭,原材料就是剩菜和剩饭。

臭酸

贵州的村寨,家家户户都有一罐自家流传下来的庵汤。

这样的食物还有很多,在年轻人看来很难以启齿,却老一辈们的宝贝,它们样子奇葩、味道奇怪,我们却不得不承认,它们是味道,也是传统。(蓝家夏夏  撰文)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4)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