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豫记 > 正文

河南人说话,数洛阳人最恶(ĕ)?

河南方言地图(贺巍版)

影视剧上,河南人说话自带语调。特点清晰,易区分。

现实中,河南话有几大片区,口音千差万别。不同片区的河南人碰在一起,说起家乡话,八成也是听不懂的。

洛阳人可恶的说法,离不开洛阳人的口音,说真嘞,作为洛阳人,我觉得,俺洛阳人明明一点都不恶,反而是萌萌哒。

恶是啥意思?

就是凶、厉害

前几天,我喜欢的美食up @盗月社食遇记 回洛阳了,本洛阳人很开心。

看到一半,其中的洛阳成员杨树稍说:大家都说俺洛阳人说话可恶。

视频如下,大家感受下。

00:08

b站UP盗月社食遇记

内含恶的正宗读法

“嗯?难道我们洛阳话不是最接近普通话的吗?”

而后,某音可能预判了我的关注点,开始给我推送洛阳人说话恶的内容。

我,又气又觉得真的好好笑。

可能外地人都不知道恶是啥意思。

在普通话里,恶是个多音字,恶心或者厌恶的意思。

而在洛阳话里,不一样,恶就凶、厉害。洛阳人读作,ĕ,e三声。

在洛阳,你可能会听到这样的说法:真恶呀。恶类很。

意思就是真厉害。厉害类很。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会觉得洛阳人说话都可恶呢?

我觉得,可能是洛阳人说话比较急,让人有种压迫感和不适应感。

比如,你干什么呢?

洛阳人会说成,你zua嘞?

听到这,是不是想立马回一句,你管类!

不过,要是你真了解洛阳话之后,你会发现洛阳话一点都不恶,反而是萌萌哒。

平时,洛阳人都收敛着,太萌怕你搁不住,也怕你听不懂。

全员自带萌化的尾音

高中的时候,小卖部里的姐姐是外地人,平时也没啥。

有一次,我说,我要一包小鱼儿。(此处将鱼儿看做一个字,读yuer)

姐姐死活听不懂,一直问我要啥。我只好用手指了指。

“哦,是鱼啊”

我当时就想:这不是一样吗?为啥听不懂?

直到后来,考普通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儿化音。

考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每张试卷里,都会有几个带儿化音的。

对于这些词,洛阳人早就轻车熟路。

比如,小瓮儿、做活儿、露馅儿、酒盅儿……

00:26

洛阳方言主题的相声

对洛阳人来说,毫无压力,只要切换方言模式来读就可以。

而在真实的洛阳,万物皆可儿化音。

盆,我们叫per;本,我们叫bener,门我们叫mener;条,我们读tiaoer;棍,我们读guner……

转弯抹角上坡,洛阳人说出来就是,拐waner抹juer上per。

一句话,六个字,三个儿化音。很正常。

连在称呼上,也要儿化音。妈,是mer;叔是der,婆是per……

儿化音再加上洛阳人说话的语调,萌化了。

此处,可以@你身边的洛阳人,给你读一读。

洛阳都是小猫咪,

早中晚都爱喵喵叫

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喝了喵?

洛阳人爱喝汤,早晨问好也离不了汤。

到了中午,吃喵?

到了晚上,睡喵?想我喵?

搁洛阳,喵就是没有。

要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把没有连着读,读快点。

勿cue本喵

喵也不只用在问好,这么说吧,洛阳人一切表示没有的词汇,都可以用喵代替。

喵吃饭=没有吃饭

有卖喵=有卖没有

喵见过=没有见过

我喵=我没有

……

有首歌,在洛阳得这样唱,我们一起学洛阳人,一起喵喵喵喵喵。

但是,当洛阳人,喵喵喵喵连起来的时候,极可能下一秒都炸毛了,说了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还问还问还问还问!

如果你到洛阳,遍地喵喵叫的人,可不能乱rua哦,人家不是故意卖萌的。

安安安?

洛阳人萌萌的,外地人懵懵的

洛阳人有个可爱的词,安?

类似于,嗯?啥?

不光外地人,我估计很多河南人,也没听过。

我姐夫是信阳人。

当年,他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们俩的沟通还不是很顺畅。

他说话我,我听不懂,我就习惯性的说,安?

他就给我又重复一遍。

当时,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觉得对话还挺顺。

结果,我姐说:你姐夫说,你妹子天天在那儿安啥?老是安安安的?

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当时的真实情况是,他说话,我听不懂。我说话,他也听不懂。

我是杜甫,我喜欢洛阳,洛阳人很萌

小时候,在学校里,很流行一种恶作剧的游戏,就和安有关。

就是,一个人故意把,“你安猪尾巴不安”,说的特别快。让对方听不清。

对方没听清,一般都会说,安?

然后大家哄堂大笑。屡试不爽。

在当时,一度成为全校风靡的游戏,流行程度不亚于集卡。

安在不同语境下,也有其他意思的延伸。

“咱俩等会吃雪糕吧” 

“安?”

这个安,可能有两种意思,一种意思是是真的要吃雪糕吗?另一种意思是,吃啥雪糕啊。

“咱俩去吃雪糕吧,安蛮?”

这里的意思就是,就是中不中蛮?去不去蛮?

所以,当洛阳人说安的时候,外地人可能真的会懵。还要思考一下,这个安到底是啥意思。

懵懵的外地人遇上也没太懂的洛阳人,画面是不是很萌?

大诗人贺知章有句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无论走得再远,乡音总会让你与家乡紧紧相连,而毕业之后,我压根没出省,但回家竟然感觉很洛阳的方言也不太会说了。

我是个洛阳人,却开始变得不萌了。(来源:豫记 蓝家夏夏  撰文)

© THE END

投稿邮箱:yujimedia@163.com

商务合作:13783607123(微信同号)

区域合伙人招募:18515208527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责任编辑:HNTV9-4)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