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 > 教育 > 正文

高校领导“高光时刻”:一对相争落水亡,一对相拥落泪别

高校党委书记和校长,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职业,应该如何定位?

《高等教育法》规定,国家举办的高等学校,实行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强调:“按照社会主义政治家、教育家标准,选好配强高校领导班子、特别是党委书记和校长。”

(一)

今年的日历就要翻完了,但关于高校领导的“高光时刻”,将定格于2020年的教育史册中。

10月15日,成都大学时任党委书记毛洪涛留下绝笔微信、历数校长王清远的种种不堪后,投河自尽。

去世一个月的这位原党委书记,身后毁誉参半:赞成者称他为当代屈原,以死相谏,宁死不屈;诟病者认为他是官场斗争牺牲品,无奈选择轻生,死得稀里糊涂……

旧闻痛心,就此打住。

新闻暖心,不妨详唠。

近日,西安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张迈曾退休,闻讯赶来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围在会场外,红着眼圈流着泪,高喊“书记辛苦了,我们爱你”。

很多西安交大的师生完全可以用失声痛哭来形容。有的人不顾形象,咧着嘴抽泣;有的人红着眼睛,任由泪流。

最让人动容的是,张迈曾和校长王树国两人的紧紧相拥,哭红了眼睛。

“我有幸与树国同志合作共事,我们在一起坦诚相待、互相学习、紧密配合、携手并进,形成一段难忘的友谊,这是我一生值得怀念和学习的财富。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共同推动着学校事业快速持续发展。”

张迈曾在离别感言中动情地说。

(二)

上世纪50年代中期,交通大学主体从上海搬到西安。

西安交通大学在很长一段时期,实力都强过上海交通大学――当年西迁时,17位交通大学党委委员中,有16位迁到西安,西迁的教授、副教授、讲师和助教占到交通大学教师总数70%以上。

1995年,西安交大位列工科全国第三,全国综合排名第五。

2014年,西安交大的全国综合排名已滑落到第18名。同年,上海交大的排名是第3名。

2014年4月28日,西安交大的党政一把手同日调整。时年60岁的张迈曾和56岁的王树国,分任党委书记和校长。

张迈曾42岁时曾出任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2000年,未满46岁的他调任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14年间,张经历众多岗位,出任交大书记之前,是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部级官员。

2002年,年仅44岁的王树国已是哈工大校长。当年,他有机会成为副省长,但出于对教育事业的热爱,毅然选择回到高校。

从那时起,王树国已当了18年的副部级校长。他对哈工大的发展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是中国高教领域知名的老兵。

这对搭档组合半年之后,西安交大一次性将6名副校长全部换掉,换上来更年轻的一批校领导。六年多时间,西交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陕西没有太多钱给西安交大,但是给了不少地,并把地铁五号线的规划改了,直接把地铁站修到西交大的创新港里。

两人还联手奔赴辽宁、河北、河南、江苏、江西、四川、云南等省,面见当地党政一把手,寻求合作。

(三)

高校领导人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事业,应该怎样对待同事和伙伴,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人生?

成都大学和西安交大,分别给出了反正两个答案。

我们不禁又想到了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

当77岁的刘道玉最后一场公开演讲完毕后,学生们热烈的掌声长达半小时。所有学生都不退场,他只得穿过人群,但未料到1000多人尾随出来。

他不停地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的讲座门关了,但我的家门没关,欢迎你们随时家访。”

22年前,学生们称呼他“刘道”或“我们的刘道”。

那是他主政武大的黄金岁月,1981年至1988年间,学生们在路上可以轻易地拦住他们的校长,讨论问题。而这个有着外交官风度的校长永远面目和蔼、举止优雅。

他被称为那个时代的改革派,甚至是激进派。

有学生记得,在开学第一天,校长就讲:“如果老师的课讲得不好,你们可以不听。”这些力排众议维护学生的立场,使得校长并非高高在上,而是与学生成为响遏行云的一道风景线。

学生的求知欲和自我信念被点燃了,他们组成讨论会,在多学科前沿探讨问题。只要学生邀请,他一定参与讨论,这个被称为“快乐学院”的群体至今仍是刘道玉的骄傲。

“大学是干什么的?大学的目的是人类最高的理想:追求真理。哈佛大学的校训大家都知道,‘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我记得耶鲁大学的校训是‘真理与光明’,都是讲的这个问题。这无疑是人类最高也是最美好的理想。”多年后,刘道玉对大学精神的理解仍无半点动摇,这是他实行一系列改革的出发点。

当年石破天惊的种种革新,使武汉大学成为最令人神往的校园:学分制主辅修制使学生可以自主形成知识结构;转学制让学生可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专业;插班生制、贷学金制为学生的学习广开“方便法门”;取消政治辅导员职务,开设导师制和学术假制则使得教师队伍形成学术至上的作风。

(四)

一提起高校领导人,我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蔡元培――他凭借着一己之力,缔造了中国大学应有的模样和精神。

蔡元培辉煌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1904年,蔡元培秘密加入了杨笃生成立的“暗杀团”,“跪而宣誓,并和鸡血于酒而饮之”,首要目标便是大清帝国的最高领导人――慈禧。

蔡元培想到了炸药,可以在慈禧出行的路上埋伏,或者干脆挖个地洞到慈禧的寝宫下面,再将其炸死。他带领研制小组,买书籍、买材料,日夜攻关,反复试验,终于研制出一种体积小、威力大的炸药出来,准备伺机而动。

11月19日,暗杀团成员万福华在上海行刺前广西巡抚王之春,未成,被捕入狱。蔡元培只好藏了起来,短暂的刺客生涯也就告一段落。

次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蔡元培加入其中,并被孙中山委任为上海分会的主持人。

1911年,蔡元培成为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

1912年,为抵制袁世凯的专制独裁,蔡元培又辞了教育总长,成为北大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蔡元培发表了著名的就职演说,针对学校不良风气,提出三项要求:“拍定宗旨”、“砥砺德行”、“挚爱师友”。

1940年3月3日晨,蔡元培起床后刚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鲜血跌倒在地,然后昏厥过去。两天之后,医治无效,溘然长逝,年七十三。

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发表唁电:“孑民先生,学界泰斗,人世楷模”。

优秀的高校领导人,是先行者、领路人,有其术,有其道,独立洞见,不懈追求,身体力行,让有限的校园变得更加美好而辽阔。

掌舵北大,一心为公;蔡元培,在中国高校史上,堪称千古绝唱!

(五)

丁石孙,数学家,数学教育家。

194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1984年至1988年,北京大学校长、教授。

在管理学校上,他强调从严治校,但希望能给学生营造宽松的成长环境。

“个人需要自由发展,老师也需要自由发展。我觉得校长并没有高人一等的地位,你唯一的办法是创造条件让大家能够自由发展。”丁石孙后来如此回忆当时的治校理念。

丁石孙的电话号码在北大是公开的。

有学生觉得食堂太难吃,直接打电话向他投诉,他立刻进行食堂改革,引进竞争机制,让饭票在各食堂通用,才有了现在北大食堂的质量。

除此之外,他还常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学生的需求和意见,自己也常常直接跟学生对话。

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周固定和一些学生见面交流。这些学生思维活跃,关心国内国际大事,双方常就学校改革平等交换意见。他的开明,深受学生的喜爱。

……

领导和,则大学兴;人才聚,则大学盛。

新时代的高校领导人应有政治家责任,教育家使命:以美好的教育愿景凝聚人心,以完善的大学制度稳定人心,以进取的学术精神鼓舞人心,以真诚的教育大爱温暖人心。

愿“相争落水亡”之类的悲剧,在高校绝迹;

愿“相拥落泪别”之类的美谈,在高校盛传。

(责任编辑:HNTV9-1)

河南广播电视台乡村频道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371-65791999

郑州金水区花园路145-1号